华为美国历险记

本刊记者 朱晓培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2-10-30 23:57:12

 

   在国际化道路上,华为跨越了一个个栏杆,从东南亚、非洲到欧美成熟市场,从“低价+服务”策略到国际投资银行家口中的“世界革新领袖”。但现在,它面临的局面更加艰难。

 

   10月8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调查报告,称华为和中兴向美国关键基础设施提供设备所带来的风险“可能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核心利益”。报告甚至建议让已经从事并购检查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承担调查采购协议的任务,这意味着华为和中兴可能被美国市场完全“封杀”。在报告发出不久后,英国、加拿大等国也宣布对华为展开调查。

 

   “这背后其实是政治的博弈。”易观国际资深分析师黄萌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华为最近遇到的问题主要与美国大选有关。他同时指出,未来华为的国际化道路,尤其是在美国的业务前途未卜。

 

   海外市场一直是华为的主要市场。财报显示,2011年,华为实现营收2039亿元人民币,海外市场营收占总营收的68%。但华为的国际化道路从没有平坦过。此前,其在印度、澳大利亚、欧盟、美国等国多次因反倾销、安全问题遭遇调查。尤其是美国,从2001年2月14日华为成立美国办事处至今,这家公司始终未能获得美国主要运营商的大额合同。究其原因,既有来自同行的竞争,也有美国公司对质量和安全问题的担心。而且,来自美国政府的阻力从未消失。此前,美国监管部门已经驳回了华为在美国的3次收购,甚至一度迫使其剥离收购3Leaf公司所获得的科技资产。

 

   与以往相比,华为现在更需要美国。上半年,华为的收入规模达到1027亿元人民币,第一次超过行业领头羊爱立信公布的约973.39亿元人民币(1063亿瑞典克朗,按2012年7月25日汇率为准),但利润大幅下滑52.9%。多家国际投行的报告显示,其利润下滑背后的首要原因是力保海外市场份额的战略布局。而目前全球电信市场形势却更加严峻,很多国家的电信运营商开始相继大幅削减支出,只有美国市场是一块足够诱人的蛋糕。美国公司每年在电信设备上的投入高达300亿美元,而且,随着整个行业网络升级到4G技术,这一投入将大幅上升。

 

   “华为想打进美国市场也是被迫的。”亚洲能效服务有限公司董事沈萌对《财经天下》周刊说,“华为目前在其他低利润市场占得差不多了,为了提高利润率必须进入高利润的发达国家市场。”

 

   根据美国参议院的记录,今年前6个月,华为在美游说费用达到82万美元,2011年同期为20万美元。除了一改以往在国内外市场“闷声大发财”的做法,这家公司还在2011年初邀请美国政府“对华为存在的任何质疑发起正式调查,以期得出清晰准确的结论”。不过,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经过一年调查后发布的上述报告来看,结果与华为的期待完全相反。

 

   好在华为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过去两年,华为逐渐调整战略向多元化发展,在产业上从CT(通信技术)转向ICT(信息与通信技术),开拓了终端和企业业务两大战场。尤其是在智能手机上,2011年华为的销量比2010年增加了6倍,超过2000万台,目前公司有五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于智能手机等消费品。上半年,华为对新业务的研发投入同比增加了34.2%,在全年销售的占比上升到11.6%。与供应网络基础设施相比,手机和企业业务被认为不那么敏感。

 

   当然,华为并没有任何放弃运营商业务的计划,并且还在为未来布局。上半年财报显示,截至6月,在全球已经发布80个LTE(Long Term Evolution,长期演进技术,是3G和4G技术之间的一个过渡)商用网络中,华为部署了38个,可为全球2亿人口提供LTE服务。

 

   对于美国市场,华为也有清醒的认识。华为总裁任正非在9月10日的内部座谈会上感慨道:“战略布局,我们唯一觉得困难的是美国。”但他认为并非无路可走,“既然不能直接进入美国市场,就从向美国公司学习开始,逐步壮大,然后形成对美国企业的制衡。”

 

   在任正非看来,华为要真正崛起,必须在研发和技术上进行积累和创新,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为此,任正非在公司内部提出了一个“强攻”的策略,每年给旗下的海思公司4美元的研发费用,研发独立的操作系统,“海思一定要站立起来,适当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眼下,全球手机操作系统主要是谷歌Android、苹果iOS、微软Windows Phone三足鼎立,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留给其他终端的机会已经很小。华为做手机操作系统的核心原因是未雨绸缪。“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我们是不是就傻了?”任正非说。

 

   这个策略其实和华为做高端芯片的思路一致。在芯片上,华为很早就提出要减少对高通的依赖,2009年海思的芯片销售额超过3亿美元。“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要尽可能地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地理解它。”任正非说,“只有他们的芯片不卖给华为的时候,华为就可以大量用自己的芯片,尽管华为的芯片稍微差一点,但能凑合用上去。”

 

   但在沈萌看来,华为策略很难一蹴而就。他认为,中国制造业就是制造+逆向工程+仿制,缺少单纯创新。事实已证明,日本芯片业曾经靠仿制和低成本战胜美国存储芯片业,但美国发展出了CPU,后来韩国又用日本的老套路打败日本的存储芯片业,但日本因为没有再发展出新东西而衰落。历史值得华为警惕。

 

   任正非也承认,竞争并非华为的最终目的,关键还是以备不时之需。“和尚可以云游,但是庙需要定在那里,这是战略问题。”他说,“我们今年的纯利会到20亿至30亿美元,因此,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