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鹏:匹夫不需要幸福感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2-09-25 20:03:30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一看《匹夫》,你觉得满意吗?

 

   不太满意。有些人可能觉得拍法、样式、动作、气质等都算新鲜,但我也在用这些新鲜感掩盖影片本身的一些不足。票房就更不满意了。

 

到现在你已经拍了3部电影,你最喜欢哪部?哪个角色?

 

    我都喜欢,都是自己的孩子。《烽火》是我第一次拍电影,那种新鲜感,现在仍记忆犹新。拍《我的唐朝兄弟》时最畅快,因为我比较了解古代生活。《匹夫》我拍得最快乐,工作过程最快乐。最喜欢《唐朝》里的陈六,他活得最像自己,别人都或多或少地要面对外界的压力。

 

在拍电影的时候,最担心什么?

 

   从天气、演员,到场景、资金,甚至连场工有没有吃坏肚子,没有一样不需要担心的。因为在拍的时候,心里就想好了要不要送审,所以,审查过不过倒不会担心太多。

 

你在乎外界的评论吗?

 

   我在乎一些人的看法,他们的会影响到我的想法。但有一些人本身品位就低级无趣,没必要在乎。他们喜欢用“牛B”或“烂片”来定位一部电影。这太不负责了,碰到这样的影评人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约架吗?

 

你怎么看李玉、管虎这些同为中青代的导演和他们的电影?

 

   我们都是为了梦想在坚持的人。不论谁的电影能卖到两亿的票房,我们都会高兴。因为那就是中国电影复兴的时候,但是现在看来还不可能实现。

 

拍电影的时候,你眼中的演员是什么样子的?演员要入戏,导演呢?

 

   演员比较脆弱、敏感。我很少骂演员,除非表演反差太大。我会和主要的创作人员,包括服装师、美术师等融为一体。导演要冷静,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放纵地拍摄,这是很难的。

 

你有没有感到特别难或者特别绝望的时候?

 

   我就没有特别容易的时候。做《电影传奇》的时候,每天下午去剪片子,看着下班回家的人,尤其是冬天,那才绝望。现在剪电影,天亮时候上床,会回想那些镜头,有时候会喜悦,有时候会后悔。

 

从消防员、记者到编导、导演,你最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你自己现在更幸福、更乐观了吗?

 

   每个职业都有它可爱的一面。消防员的工作很单纯,做导演最痛苦,但满足感也最强。做导演可以向观众讲故事。我本来就是爱讲故事的人,但是导演梦的代价太高。不过,人们应该知道,有些人是不需要幸福感的,不需要时时都兴高采烈地活着,我就是那种相对而言不太开心的人,幸福感对我的影响不大。

 

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做电影,你会做什么?

 

   我每天都在想,因为每一部电影都有可能终结我的电影理想。要是不拍电影的话,建筑师是我的第二理想,第三理想是小说家,第四是诗人。但是,做诗人很难养活自己,所以我也许会开个书店。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