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嘉敏 非典型CEO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2-09-27 01:11:31

重新回到译言网,和原来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合伙人了,前两个创始人都出局了。张雷、赵恺和我是同一类人,一起念书、出国、留学、工作,整个教育背景和理念都很接近。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他们的出局是没什么可高兴的。但合作这件事,一旦有了裂痕,信任基础一旦破坏,就很难再重建了。

 

译言网会变大吗?现在它给你带来多少收入?

 

   我们做的不是社区,而是社区型企业。这不是以人多来取胜,而是把整个企业生产力放在社区。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特别大的社区,而是专业性的社区。目前,我们还没打平,生存仍然是第一位。

 

怎么看待海归回国创业的现象?

 

   早期的时候,互联网还没起来,机会多一些。现在视频、搜索、电商这些可圈的地都已经圈了。反而这种相对小众的网站是一个新趋势。这就跟企业一样,有垄断巨头、有小企业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圈。

 

如何控制“众包”译文的品质、保持译者的热情?

 

   首先要把握好入口,译者的水平是关键。我们在社区的每个项目组有负责人,最终还有一个更核心的内部质检,对译文质量做抽查。现在,翻译在中国还不能作为一个终身的职业或者事业,翻译的整个生态也不太好。我们希望给译者提供一个好的回报,让参与生产的译者能够一直活着。

 

KK(凯文·凯利科技作家,曾任《连线》主编)是你的偶像吗?在和他接触后,对他有什么新的认识?

 

   我是把他当成导师。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不叫偶像了。国外也都是说Hero嘛!我年轻的时候还是蛮愤青的,别人问我你的偶像是谁,我都说没有。现在有了几个让我佩服的人,KK就是一个。如果有变化的话,就是亲近感更多了一些。原来写信说,Dear KK,现在都是Kevin。他介绍我都会说,这是我在中国的Publisher。

 

理工男,有文艺气质,还有凝聚力,你觉得自己是完美男人吗?

 

   远谈不上,我没那么自恋。工科男生确实有很多弱点。我们自己给工科男加上两个字—工科猥琐男。我们容易成为书呆子,不懂人情世故,不会打交道,不会献殷勤。

 

互联网和IT从业者已经成为猝死的高危人群,你会不会也很担心自己的健康?有想过为自己立份遗嘱吗?

 

   虽然工作时间很长,有时也会工作到两点,但我不强撑。所以,我还不至于猝死,有什么还来得及跟家人说。至于遗嘱,可能国外的体系比较完善,真有个三长两短,都会通过律师去做。在国内写遗嘱让人觉得有点突兀,现在我也没什么资产要立遗嘱的,互联网公司也都是轻资产。

 

有没有觉得特别难或是走不下去的时候?

 

一直都觉得比较难,但还没有走不下去的时候。刚创办东西网的时候,有个朋友问我,创业最难的是什么?我脱口而出:人心。当时我还很奇怪为什么会说这两个字,后来才明白,这其实是一种近于本能的感悟。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