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保尔森做公益比做财政部长更开心

本刊记者 朱晓培 采访整理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2-12-25 22:26:20

 

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正在你的任期之内,当时最大的感觉是什么?

 

  那时候,我就像救火队长一样,很煎熬很辛苦,心里也非常的害怕。尽管我知道许多事情会不受欢迎,但还是必须去做,因为我更清楚系统崩盘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

 

奥巴马最近提出了“财政悬崖”的概念,你怎么看?

 

  这个问题存在误解。我非常自信,美国不可能掉入“财政悬崖”。当前美国的关键问题是结构性赤字--债务过高且不可持续。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把这些成本分散到社会各个角落,但这在目前的政治体系内却很难,所以“财政悬崖”才被创造出来作为一个强迫机制。

 

你对中国目前的经济模式有什么建议吗?

 

  因为过于依赖政府主导的投资以及出口,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达到极限,中国有必要采取根本措施做出改变,例如改革人口迁移政策,消除人口流动限制。这可以刺激消费,解决结构性问题,有助于经济再平衡,从而减少出口依赖。此外,中国还有必要进行房地产市场改革。

 

你为什么会想到成立保尔森研究中心?

 

  我做财政部长的时候,就经常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和组织,对公益事业充满热情,做财政部长的时候,我必须时刻想着为所有的美国人谋福利,从这个角度讲,公益环保事业同样是为整个社会、为人类造福的。我所成立的保尔森研究中心,是非营利性的慈善组织,主要目的是通过我们的努力,促进城市、生态环境等的可持续发展。

 

如何看待中国的公益事业?

 

  做公益事业,无非就两种形式,投入资金或者投入劳动和精力。用中国的话说,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如果大家都能投入到环保事业中来,我们就能有很好的未来。实际上,我已经在中国做了15年的慈善。1998年,我就在云南参与过一个生态保护的项目,那是我第一次和中国的慈善界人士打交道。我发现,中国人是很有公益心的。

 

做公益事业与做财政部长,你更喜欢哪个?

 

  当然是现在的公益事业,我比以前开心多了。保尔森研究中心做了许多公益事业,我最开心的就是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看到他们那么健康、活泼,我自己也越来越精神了。在节目里,我们也是聊天,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知不觉这节目就好几年了,其实它能继续存在,主要也是因为成本低。

 

据说,你在小的时候就有很强的环保理念?

 

  是的,我父亲有很强的节约意识,尤其是节水。小时候,他只允许我洗两分钟的热水澡,如超过两分钟,他就会用一盆冷水浇到我头上。其实,环保就应该从身边的点滴做起。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特意开车去那么远的地方健身,然后洗完澡,再开车回来。把能源都浪费在了路上,直接骑自行车不就行了吗?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