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东三环的成功与爱情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2-12-12 22:12:50

 

  《非诚勿扰》《失恋33天》《我愿意》《幸福额度》《杜拉拉升职记》有什么一致性?

 

  这些卖座或不卖座的电影,共同场景都在北京东三环。一个个高空鸟瞰的镜头,从国贸三期拍到了中央电视台大裤衩,银泰中心的奢华,加上三里屯Village的无敌时尚,构成了中国第八艺术里的上流元素。

 

  上流?没错,我们说的就是上流。

 

  《杜拉拉升职记》有一个小行政助理杜拉拉,邂逅了大业务总监王伟。《失恋33天》有一个婚礼顾问黄小仙,遇见有钱台湾男魏依然。《幸福额度》林志玲演的双胞胎姊妹,则搭上富二代与青年企业家。青春小女孩伸手向上的都市爱情故事,你我身边确实不难听到。

 

  又或者是,《非诚勿扰》有一个钻石王老五秦奋,卖掉了专利,人生下半场无忧无虑,一心追求长腿空姐笑笑,葛优与舒淇的亲昵对手戏,成了中国时尚爱情剧的经典。《我愿意》的大富豪孙红雷,为了找寻真爱,隐匿了自己的亿万身家;美丽的大龄剩女李冰冰,则是事业心很强的营销总监,两人欲拒还迎的洒狗血桥段,看得观众心痒痒的。

 

  的确,大家都会心痒痒的。每年有多少杜拉拉,下了火车、下了飞机,来到这座机会之城,要圆自己的成功梦想?小白领拿着三四千元的薪水,在CBD过着饿不死吃不饱的生活,幻想到了三十多岁,就能够丑小鸭变天鹅,男生攀上枝头成为西装笔挺的外企战士,女生更想要与多金白马王子结婚,有车有房,过着下半辈子的幸福人生。

 

  电影中的男主角,当然也不是只有富人。黄小仙最后选择了同事王小贱,两个人一起过着平淡却有趣的小日子,但这实在不够戏剧化,观众还是喜欢看舒淇傍上光头大款,或者是李冰冰周旋在两个金主眼前,上演各种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追求桥段。这些太单一的爱情与成功,让人不禁想问,这几年的本土电影,都是同一个人下笔的吗?其实,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只是大家周遭的生活故事,都太整齐了,我们人生追求的东西,也太直白了。

 

  很多人说北京这座城市,是下一个纽约。确实没错,到了2050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时,必然将诞生21世纪的新纽约。20世纪的强盛美国,让纽约成了世界首都,北京未尝不可!但这个世界的新首都,与美国同样遭遇1%与99%的问题。我们说穿了,1%就是上流,也就是电影中呈现的虚浮人们,99%则是下流。美国人都在抱怨这1%,是因为多数的中产阶级被“下流化”了,他们眼前看不见未来,穷尽一辈子努力,也毫无希望脱离99%。但在北京,成为1%的希望,就在每个人眼前,不论你今天是餐厅服务员、大楼保安、办公室保洁员,这个蓬勃前进的大城,都有可能让你成为1%,纵使有超过99%的失败几率。

 

  纽约与北京,都在大国领土的东北角,纽约梦与北京梦,确实也没有太大差别。现在的北京,确实是一个不缺商业神话的地方。

 

  底层的人都想往上涌动。香港50后的穷小子,现在能当上特首。香港现在的80、90后,如果不走出去淘金,可能一辈子还是穷小子,这是经济大潮的早晚问题。全中国有13亿人,都想在北京站稳脚跟,都想在北京追求成功。加入了北京的1%后,他们就会有一小时20~30元薪水的阿姨到家里来煮饭打扫,还有司机替他们开车,这是各电影中男主角的相同模样。很多的老外,都喜欢上了这成为1%的瘾头,就像鸦片一样无法自拔。因为他们在别的地方、别的国家,只能甘于当一辈子的99%,现在他们成功杠杆了自己的外来优势,在北京这城市生根,只要在特定专业上有积累,都能够在这爆炸成长的经济环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

 

  戏如人生。我真正想说的是:东三环的成功与爱情,看似那么近,其实那么远。

收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