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精英可以向同志学习什么

本刊记者|杨蕾 罗建川 编辑|张厚 摄影|吴文涛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4-12-18 10:35:16

 

看到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宣布“出柜”的消息,与很多人的讶异不同,耿乐的第一反应是抓紧行动。

    “圈内人早都知道他是(同性恋)了。”耿乐创立的国内同志交友软件Blued刚完成B轮融资,跟投资人电话商讨后,他决定对外公布融资3000万美元的消息。

    耿乐选了个好时机。即便Blued是国内使用规模最大的同志社交软件,拥有1500万用户,但甚至连主流媒体都很少关注到。库克宣布“出柜”后,耿乐要接受接踵而至的采访,Blued融资的消息不仅登上英国知名同志新闻网站Gaystarnews的新闻头条,还引来了《华尔街日报》、BBC等西方主流媒体前来报道。

    耿乐半开玩笑地说:“肯定是去美国时摸了华尔街牛屁股,沾了仙气。”

    作为首位“出柜”的世界500强企业CEO,库克的举动在全球范围内都引起了广泛影响,也让LGBT群体再一次成为舆论的风口浪尖。美国硅谷很多高管纷纷在Twitter上对其表达敬意,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表示:“谢谢你,蒂姆(库克),你展现了作为一个真实、有勇气和值得信任的商业领袖的内涵。”

    归功于全球化和城市化,对同性恋的友好态度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有普遍提高。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春天的一项调查显示,认为社会应当接受同性恋的比例在美国为60%,加拿大为80%,在德国和西班牙甚至接近90%。而对同性恋接受程度最低的国家多为中东、东南亚和非洲等欠发达国家和地区。

    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同性恋开始敢于在公众面前公开承认这一点。除了库克,近期公开“出柜”的名人还包括NBA球员贾森·科林斯,他是第一个公布自己同性恋身份的现役NBA球员;曾以电影《朱诺》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艾伦·佩姬,也在今年情人节宣布自己是同性恋者……

    公开“出柜”在政界也屡见不鲜。冰岛女总理西于尔扎多蒂是世界上第一位公开同性恋倾向的国家领导人;而柏林市长克劳斯·沃维莱特的“我是同性恋,我觉得这样很好”则已经成为了德国政坛的名言。

    “他们越是公开展示自己,就越会被认为是正常的。”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分析称,这些不断“出柜”的名人,是传播社会宽容度的最主要推动者。如今,在美国人中,承认自己拥有同性恋朋友或者同事的比例,已经从1985年的24%上升到当前的75%。

    仔细观察这些已经“出柜”的人群不难发现,他们大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人士,“成功”是打在他们身上的普遍标签。以美国数据来看,LGBT群体整体生活水平都高于平均水准。英国保诚保险有限公司(Prudential)的一项研究称,美国LGBT群体财务状况比平均水平要高出一大截,他们存款多、负债少,平均年收入为6.15万美元,比美国人均年收入多了一万多美元。此外,他们也更受雇主青睐。一份来自CreditDonkey的抽样调查显示,75%的同性伴侣处于被雇佣状态,而在异性伴侣中这一数字只有65%。

除了财务状况,LGBT群体居住的区域多为经济发达城市,受教育程度也较高,将近一半的参与者表示拥有学士以上学位。与之对比,异性恋者的这一数字只有30%左右。

    事实上,同性恋人群是否基因里暗藏成功密码,我们无从得知。但研究发现,出柜的LGBT人群更擅长管理和从事商业活动,这也是他们财务状况和社会地位较普通人更好的原因之一,他们身上的一些特质确实可能更容易让人取得成功,也可以为向往成功的商业精英提供借鉴和参考。

苹果CEO(蒂姆·库克)

更好的管理者

    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柯克·斯奈德(Kirk Snyder)通过调查发现,相比异性恋高管或者未“出柜”的同性恋高管,“出柜”后的同性恋高管可能是更好的管理者。

    斯奈德是在其著作《G商:为什么同性恋高管是优秀的管理者》中给出这个结论的。

    五年内,斯奈德采访了2000位职场人士,包括管理者和员工。结果显示,为同性恋高管工作的员工的敬业度比其他的高25%——这可不是个小数字,根据人力资源咨询公司Towers Perrin的统计,全球劳动力市场员工的敬业度只有14%。

    那么这些同性恋高管哪里特殊?斯奈德说,这可能与他们在高中的成长经历有关。“同性恋者在其成长过程中总是不断地闪躲,要越过一些障碍才能了解自己、找到自己想要的。”斯奈德说,“这个过程中他们就获得了三个强大的技能:适应能力强、善于直觉式交流、更倾向于创造性地解决问题。”这些技能的获得可以让同性恋高管更加注重员工的个性,能让难伺候的员工最大限度地发挥工作潜力。

    Saratoga Institute是一个评估人力部门工作效率的组织,他们通过调查两万名离职人员发现,其跳槽的主要原因是上层管理人员的态度。

    在对待周遭同事方面,同性恋高管有独特的优势,他们知道“出柜”时需要自我反省和对他人率直,“这会让你在面对自己和身边人的时候非常诚实”。克里斯·麦克卡西是全球最大音乐电视网MTV的网络部副总裁,10年前就已公开“出柜”。他认为,个人的经历使他能够深入了解他的7位同组同事,包括两位对其不满的员工,他还帮助他们在公司内找到新的岗位。

    “我认为给别人机会去获得自尊非常重要,即便那意味着要帮助他们按照其想要的方式离职。”麦克卡西表示。

    “同性恋高管善于发现每名员工独一无二的能力,因为他们有过经验——别人评价他们只凭一件事情,而不看他这个人。”斯奈德说,这种经验会让他们更容易对其他人的举动感同身受。而这样的行为不仅限于好的管理者,对企业家来说也同样适用。“出柜都有一个必经的过程,就像在不可预知的领域上引航,时刻要避开地雷。”斯奈德说,“这种技能完全适用于创业者”。

    婚恋应用Grindr的创始人乔尔·西姆海同意斯奈德的观点。“作为一个男同志,你被定义为少数群体,在异性恋社会之外。”西姆海说,“这让我无论在思考还是行动上都会跟别人不一样,我认为这点有助于我的事业。”

    吉姆·布尔巴和鲍勃·海斯既是工作搭档,又是生活中的伴侣,他们在一起已经超过了20年。作为布尔巴酒店网络的联合创始人,他们在酒店和旅游行业做到了全球领先。

    和大多数LGBT一样,他们很早就意识到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最开始时,他们只能拼命压抑自己不一样的一面,尽量去适应周围的环境。但是他们也解释,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思考自己到底是谁,并且去了解、接受自己,这给他们之后的成功做了很好的铺垫——某种意义上说,了解和接受自己会极大地增长自信心,这对成功很关键。“经营公司的时候,我们需要做一些会对生意、同事造成影响的决定,所以不能害羞,我们常常要大胆地前行。”

    另一方面,他们也认为,没有想过要孩子可能是成功的秘诀之一。“拥有孩子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对我们来说将会占用很多经营公司的时间和经历。抚养一个家庭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源。没有孩子,我们就可以全心经营事业。后不后悔没有孩子?有时候会这样想,但是专注于事业,达到超出预期的成功绝对会让我们更开心。”

2013年12月8日,同性恋活动家克劳迪奥·纳西门托(Claudio Nascimento,右)与他的伴侣若昂·席尔瓦(Joao Silva)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婚礼。

更强的创造力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宣布“出柜”的同性恋名人大都集中在时尚圈、科技圈、影视圈——事实上,这也正是LGBT群体最集中的圈子。

    有研究表明,LGBT群体的确偏爱一些职业,如时尚设计师、室内设计师、美发师等。这种偏爱也体现在中国的LGBT群体上。旧金山社群营销&视角(CMI)与淡蓝网合作发布的《首届中国LGBT群体生活消费指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男同志/男双性恋所在最多的行业分别是广告、市场营销、公关、制造业、互联网等行业,而女同志/女双性恋所在最多的行业分别是广告、市场营销、公关、金融服务、会计等。

不难看出,这些领域的人群经常与公众接触,更容易引起关注。另外一个特点是,这些行业也是最容易诱发创新的地方,与其他行业相比,这些行业看上去更风光无限,也更具创造力。

    对于LGBT人群与创造力之间的必然联系,目前依然没有科学研究可以证实这一点。“也许同性恋的创造力与基因有关,但是目前为止没有科学依据。”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师、作家斯坦利·西格尔认为,同性恋与创造力的联系在于LGBT群体成长的空间和过程中。大部分同性恋之前都生活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社会,他们很压抑,模范榜样又少,大部分人没有合法权益,也没有机构给予援助,所以必须在曲折中寻找出路。

    西姆海的同志社交产品Grindr如今在192个国家和地域拥有超过400万用户,他本人也早已功成名就。但是对于早在18岁就“出柜”的他来说,找一份同志友好型的工作并不容易。“我那时认为自己不可能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没有成功的男同性恋者可以做榜样。”

    美国进化论学家奈杰尔·巴贝尔认为,创造力大部分与环境因素有关,只有极小部分与基因相关。“具有独特、复杂视角的人创造力更强,移民与同性恋大多如此,他们曲折的经历为此提供了基础。”巴贝尔说,“在主流生活中成长起来的人相较之下想法更简单、集中,说话也更直接。”

    斯坦利·西格尔说,成为同性恋、接受自己的性取向是一个特别原始的过程。“开启创意式生活的过程很早,年轻的同性恋男孩常常感到自己很孤单或者被外部世界遗弃。而孤独状态则会呈现出一个创造型世界。在与世隔绝时,他们在画画、写作、创造等领域越来越高产。这些能力会伴随一个人度过余生,之后一旦遇到挑战还会提高。”

    当LGBT群体的创业需求遭遇推崇平等与自由的科技行业,硅谷所在的旧金山地区自然成为全美对同性恋最包容的城市。和美国其他地方和行业相比,这里不仅是同志友好型地区,更是同志密集型地区。统计数据显示,硅谷——全世界人均GDP第一的地区,三分之一的公司高层都是同性恋。至于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曾撰写硅谷多家科技公司历史书籍的作家米歇尔·马龙(Michael Malone)表示:“这(硅谷科技业)是一个基于工程师的行业,人们关心的是某个人是否胜任某个岗位,如果你能干好,没有人关心你的私生活。”

    一个被多数社会学家所认同的理论是,高科技城市的确对同志怀有偏爱。经济学家理查德·佛罗里达在1990年代做过一次调查,发现科技发达程度与同志人口集中度的相关系数在0.4到0.6之间,他因此在自己的著作《创意阶层的崛起》中提出过一个“三T”理论:Talent(天赋)、Technology(科技)、开放(Tolerance)。

    依照他的定义,高科技与同志之间的联系并非因果关系,但是如果城市拥有很高的包容度,就能够将这两者吸引到同一地区。在创意经济时代,城市需要致力于吸引和保留大量“创意阶层”,这些人才点子颇多,他们自然会想方设法兴办企业,带动就业和经济增长。

    那么如何才能吸引人才?他认为,工资与物价在人们考虑因素中并非那么重要,创意阶级更看重城市体验。他们宁愿为这种生活付出高额代价,也不愿搬到廉价而乏味的地区。

    实际上,很多学者都指出,对同志的接受程度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是双向的。在加州公投《8号提案》之前,全球500强企业中就有62%的企业向员工及其同性伴侣提供相关福利。民调机构皮尤的一份民调显示,在具有大学学位以上的受访者中,61%的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比10年前的44%上升了不少。换句话说,受教育程度与支持同志权利的态度有很大的相关性。

    科技公司对LGBT的包容力不仅来自于其对社会公正以及多样化劳动力的追求,而更关键的是,他们看重这个群体潜在的创新力。人才创新中心的报告《“出”的力量》指出,美国LGBT群体的购买力在2011年时达到了7000亿美元,而这一群体中的许多人都倾向于选择对同性恋者友好的公司。

    不过,尽管对于在商业领域摸爬滚打的LGBT群体来说,他们身上特有的优势可能会让其更容易取得成功,这些优秀LGBT身上特有的气质和优点也可以为向往成功的商业精英提供某种意义上的借鉴,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同志与精英之间并不能完全画上等号。

    “不一定是同志都比较有钱,而可能是我们看到的同志都比较有钱,而这又和什么样的同志愿意或敢于被看到,以及我们用什么方法去看密切相关。”联合国开发计划(UNDP)中国LGBT项目主管廖爱晚(Karen Liao)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她提醒,“LGBT群体都是成功人士”这一刻板印象的产生,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在这样的群体中往往只有优秀者——那些具有更好的教育、职业、收入、阶层等背景的人,才更可能公开自己的性倾向或性别认同。比如,一个跨性别的性工作者或身体残疾的同性恋者,往往更愿意隐藏自己并以此寻求保护。

    “我们需要辩证地看待‘LGBT群体都是成功人士’这一观点,才能避免形成新的偏见,以及由此导致的新的压迫。”她说。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