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上市前的噩梦

本刊记者 朱晓培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4-05-13 14:43:13

 

几乎每一家公司在上市前都会遇到各种防不胜防的危机,最终有人铩羽而归,

有人流血敲钟,当然也有人能笑傲江湖。

 

 

    从2014年春节至今,已经有京东、阿里巴巴、聚美优品、触控科技等企业先后提交了上市申请,在静默期中等待上市。

    然而,上市前总有一劫,已经成为一个可怕的却总是应验的诅咒。不论你多么的小心翼翼,却总会有各种出乎意料的、突如其来的问题。

    就在不久前,迷你挑的创始人赖丹丹亲自上阵,发布微博血泪控诉京东,称京东违背当初收购迷你挑时的约定,掏空公司的核心资产。赖丹丹称已经起诉至上海法院。

    自京东递交招股书以来,就仿佛被施了魔咒,先是刘强东与张近东两年前的赌局被翻出,接着是副董事长赵国庆辞职,更有刘强东和奶茶妹妹章泽天的恋情被曝光。

    而究其根本原因,都是因京东IPO而起——众多利益体都希望在京东上市盛宴中分得一杯羹。

    曾经在UT斯达康工作过的京东CHO兼首席法律总顾问隆雨在2013年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就曾表示,刘强东邀请她加入京东就是为了上市做准备,“上一次市,要脱一层皮。”

    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想上市,创始人先要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具备很强的抗压能力,尤其擅长跟各种人打交道,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赶快找一个具备这一能力的高管,否则,放弃你的上市计划。

 

 

上市“长征”几乎可以拖垮一个公司

    2006年8月,曲静渊从金山辞职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一年后金山会在香港联交所挂牌。当时,金山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失败。“我们走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哪天能上市。”曲静渊说。作为时任公司的财务总监,曲静渊的感受实在太深刻了:上市的变数太多了,直到挂牌那天你才能确定这件事情是真的。

    2006年,为了准备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金山把业务拆分成软件和网游两块。失败之后,为了上香港创业板,又决定合并,“因为基础数据需要再加工、再整合。当时我们财务都折腾得快要不行了,每天都工作到很晚。”

    迟迟悬而未决的上市计划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都是一场体能消耗战,金山上市前一年,海外业务总监李雪梅、软件市场总监刘阳、甚至金山高级副总裁王峰都纷纷辞职了。

    原因很简单,时间拖得太久,员工就会开始怀疑成功的可能性。毕竟有许多公司在多次尝试上市失败后最终变得默默无闻。如上海的网络游戏公司久游网,曾先后尝试在美国纳斯达克和日本东京交易所主板上市,均告失败,后来谋求在日本大阪的创业板市场上市后获得批准,但依然命途多舛,止步于最后关口。

 

 

股东搅局只能一忍再忍

    经纬创投中国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曾经接触过一家公司,当时马上就要上市,一个占股1%左右的小股东,以当初大股东的承诺没有兑现为由,拒绝在股东协议书上签字。最终按他要的价钱,一家投资者买掉了他的股份。上市成功,股价翻倍后,这位小股东又出来埋怨投资银行当时给他的价格太低。

    这样的事情在公司上市前夜并不少见。所以,挑选投资者要慎重啊!

 

 

同行恶意阻挠拖延上市进程

    上市企业主要面临内部和外部的两种压力。外部有舆论压力,有竞争对手对你的阻挠,因为你顺利上市,他的压力就大了。

    2011年11月,团购网站拉手因账目问题暂停IPO路演,原因是因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及投资方收到一份举报资料。后来有人指出,举报人就是窝窝团CFO吴明东,吴在分众时曾用此手法拦截了多个竞争对手,令对手在距离上市还有一步之遥时功亏一篑。

    2008年9月,罗莱家纺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后,几封匿名信就寄到了证监会和几家财经媒体。举报信揭露,罗莱家纺早期董事会成员中,有一个名为顾庆生的董事,一直没有现身,而且其签名出现过好几种笔迹。举报者认为顾庆生这个人根本不存在,罗莱家纺在虚拟外资参股,利用政策的空子避税。举报者甚至把罗莱家纺董事会协议和一些合同书的照片附寄给证监会。言之凿凿,每一条都可以把罗莱家纺阻击在上市的路上。

    罗莱家纺董事长薛伟成到现在都不知道写匿名信的人是谁,但是足以让他心惊肉跳。好在他们向证监会一条条汇报,费尽周折,最后还是在2009年9月10日在深圳证交所顺利敲了钟。他的助理王振回忆起来,觉得“上市就像一场马拉松”。

    2007年9月,金山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之后,也曾经有匿名信举报,质疑金山的招股书账目。

就算没有这样的功力,竞争对手也不会坐视。例如,他们可能会在这时候加大促销力度扰乱市场。还有一个无形中的压力,就是在上市之前,你要有一年或至少半年以上的准备期,这时候业界情况比较透明了,很多VC就会追逐你的主要竞争对手投资。

 

 

投行最后杀价

    所有关卡都过了,披荆斩棘冲到IPO门口,还有一刀企业不得不挨。那就是投行的压价。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当当上市后,李国庆对投行的公开指责。2011年1月,当当成功上市后,李国庆说,投行曾经为了拿到生意给出当当网10亿至60亿美元的估值,到了上市时明知次日开盘当当市值会有20亿美元,还仅仅定价16美元。

    “上市时我破口大骂。这次在纽约遇到了几个中国顶级的Banker。我说我是把你们都得罪了,你们应该恨死我了,他们说不是,我们做投行的毫无感情。别说你破口大骂了,当时中海油的卫留成上市前跟朱镕基总理拍胸脯,结果被杀价杀到流血上市,在酒店嚎啕大哭。陈天桥也大哭,被高盛杀价,三天没睡觉。”

    投行为了拿到公司上市的单子,会把定价承诺得非常高。但是,往往财报审完,第一轮预路演后就变了。虽然投行也损失了一部分承销费,但是为了降低风险还是会例行压价,毕竟价格越低越好卖。

 

 

后院着火

    上市前夕,公司的创始人轰轰烈烈的离婚案不仅涉及财产分割,更纠结着公司的命运。无论是赶集网的杨浩然、前土豆网的王微、真功夫的蔡达标、日照钢铁的杜双华,都纷纷栽倒在离婚案上。

    王微无疑是最典型的案例。前土豆网CEO王微和前妻杨蕾离婚官司开始后,法院冻结了王微名下3家公司的股权,其中包括其所持有的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这时土豆网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上市申请,拟以红筹形式赴纳斯达克上市。为此,土豆网的上市申请被迫推迟。错失良机的土豆网虽于2011年8月份上市,但市场早已今非昔比,股价持续下跌,最终优酷并购了土豆,而王微最终离开了土豆。

 

 

上市不等于成功

   “上市可以使公司更正规,融资渠道也更多。全世界最优秀的100家公司,有90家是上市公司,这就说明了问题。但上市只是公司发展的一个过程,顺其自然,水到渠成。”陌陌CEO唐岩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时曾如此评价上市对公司的影响。

    最终,一个公司的发展,关键还是要看盈利能力、创新能力和管理能力,三者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成为基业长青的公司。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

最佳点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