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瞧不上的低端产业

傅蔚冈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4-01-21 16:35:27

 

去年底北京市人大代表李其军在参加一府两院座谈会时提出,北京应制定产业的负面清单,禁止低端产业进京。因为北京的大城市病比较严重,生态系统已到极限。为此,北京应该提高低端产业的门槛,制定负面清单,禁止其进入北京。

 

政府从善如流。在2013年12月30日起至今年9月,北京将展开对城乡接合部小歌厅、小餐饮、小网吧等“六小场所”和小化工、小木器、小服装等“五小企业”的专项整治行动。更有代表性的动作是北京市政府在近日宣布,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已经不适应建设世界城市的发展需求,建议外迁。

 

北京市政府是铁了心的要发展高端服务业。那么,究竟哪些是高端产业,哪些是低端产业呢?一般来说是把具有高科技含量、高人力资本投入、高附加值等特征的产业称为高端产业,而把餐饮业、服装业、建筑业等劳动密集型的行业称之为低端产业。

 

有意思的是,在纽约和东京这些高端洋气的国际都市,低端产业的地位却很重要。据美国经济分析局2011年的统计摘要,2009年纽约高端服务业和低端服务业产值比重分别为52.7%和38.4%,而低端服务业就业比重达到67.4%。据《2009年东京都统计年鉴》的数据,东京的高端服务业和低端服务业产值比重分别为60.2%和24.7%,而低端服务业就业比重高达73.6%。

 

从以上数据来看,尽管高端服务业的产值比低端产业要高,但是低端服务业的就业比重却远高于高端产业。道理也不难理解,因为从事高大上产业的人群必定有限,这些人还必须有一大群低端产业的人为其服务:就像土豪的别墅里有一大群为其日常生活而工作的佣人,尽管这些佣人的产值没有土豪多,但如果没有他们的劳作,土豪也没法在别墅里生活。保安、家政、餐饮可能是最有代表性的低端产业,但是如果缺少了这些行业,那么一个社会还能正常运转吗?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是在餐饮、服装等低端产业,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出高端品牌。与LV等大牌相比,服装类快消品牌优衣库显然是低端了,但它在2012财年的销售额却达到1万亿日元,据说这是服装类相关企业销售额首次超过1万亿日元,其创始人柳井正更是因此成为日本首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松下、索尼这些看起来高大上的公司却已经连年亏损。这几年来,国内也有类似的现象,很多看起来很草根的行业也出现了驰名品牌,比如顺丰之于快递业,真功夫、大娘水饺之于餐饮业。

 

其实,产业高端低端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否盈利——盈利意味着它的活动有价值。很多企业看起来是处于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的高端产业,但是它却连年亏损,那么这个企业就没必要存在。比如说A股上市公司京东方上市10年募资总额超过278.85亿元,共获得政府补贴11.59亿元,但却亏损了75.32亿元。政府喜欢这样的僵尸企业,却对那些能够持续盈利的低端产业看不上眼。

 

为什么政府喜欢高端产业而排斥低端产业?面子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小服装、洗脚店、小餐馆所带来的增加值实在有限,同时还带来更多的就业人口。据说北京动物园服装市场之所以讨人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直接从业人员达到3万,间接就业人员近百万。一个批发市场能够解决这么多的就业人口,放在其他国家都是需要竖起大拇指的大事,但是在北京市政府看来,这么多的人口涌入却成为其一大罪状,就像北京市副市长陈刚所说的,北京之所有聚集了这么多的人口,很重要的就是“一些低端的第三产业、制造业等,吸引大量的人来就业,使城市不堪重负。”

 

假如政府只是不喜欢低端产业就罢了,但它要通过自己的有形之手来驱赶这些低端产业,北京动物园服装市场的搬迁已经提上议事日程,据说还有其他市场也将步上它的后尘。在任何国家,一个足以影响近百万人就业的决策都应当慎之又慎,但是北京却仅仅以“让城市不堪重负”为理由就能取消一个庞大的市场。由此来看,不爱低端产业的根子在于政府掌握了太多资源,而在很多市场经济国家,这些资源本该是通过市场选择而达成的。

 

问题的根源正在于此,由于政府掌握了太多的资源,因此看起来高大上的产业往往会产生亏损——比如获得巨额财政补贴的京东方;而在那些正常市场经济国家,很多低端产业却能够通过激烈的市场竞争厮杀出来一些高大上的企业,比如优衣库、星巴克和麦当劳。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