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色情生活

尹珊珊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4-03-04 10:04:42

 

东莞色情业被起底成了最热门的话题,我突然想起两年前老公告诉我,某著名药厂为答谢使用他们产品的医生,在东莞包了一整座酒店给他们开年会。

 

性交易从人类最开始的草创阶段就有了,甚至在动物界里也有“妓女”角色的存在,所以以满足性欲而引起的交易在最本质上可以说是一种女性的生活策略(此处省去五千字)。性交易是否合法在世界各地都是不同的,并且到底什么是“对女性保护”更是说法不一,例如法国就曾经想立法禁止嫖娼,而非禁止卖淫,不过受到激烈反对,现在的情况貌似是不能站街,但可以做Call Girl。而我就认识几个各有故事的性服务者,由于篇幅有限就仅挑女的来说吧。

 

馨姐是改革开放初期第一批靠着双手勤劳致富的女人,当时价格高,短短五六年时间就已经盆满钵满;阿静是很多人YY的那种家庭贫困不得不出来干这活计的代表,她14岁就出道,当初的确是为了养活生病的妈妈和上学的妹妹,家里人知道她在干嘛但也不说破,毕竟这是能否吃饱饭的大事。阿静的理想是成为整个C市的花魁,如愿以偿后带领全家移民海外过着安逸美好的生活。

 

还有一个关系很好的熟人,我和她认识多年一直以为她是个会计,平时她打扮保守,怎么看怎么是个良家乖乖女,直到有一天我的另一个朋友告诉我,她不是会计,她工作的地点是各大高级酒店,钓客户的地方是一个又一个的酒店游泳池。

 

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的好友去某央企实习,某天哥几个陪老板出差外地被带到桑拿洗浴说:带你们见见世面去,过了今晚我们就是自己人。这几个年轻人进退两难,但最终还是同流合污——在此处我使用同流合污,恶心的是这套中国人的独门人际关系规则,如果换做我,绝对打耳光抽老板不带犹豫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毫无顾忌地这样做,就像有的年轻妈妈在家族没有威信,即使遇到用筷子让半岁宝宝沾白酒来“开开荤”的长辈也不敢说啥。是的,这是多么经典的中国式交往,“一起开开荤,我们才是自己人”。

 

由于曾经在NGO帮过几天忙,去派发过一些安全套、润滑油什么的,我对北京的这种地图还是略知一二的,而就在走访过的这些店里,我一个所谓的“失足妇女”都没见到过,大部分人选择这行的原因特别简单:来钱快。只不过她们根据自身条件收费,所以不少花了十几万整容的“外围”可以轻松挣房子,有的年龄大了就只能服务低端消费者。

 

色情服务业既不需要人们投入多少同情,也不需要多恐惧,这就是一个完全成熟平衡的产业,只是我们平时不会提及它。各行各业都一样,都说“谁家里有条件也不会去当小姐的”,此乃大大的错误,至少我所知道的很多小姐本质其实就是好逸恶劳,否则她跟你说“五百啥都干”,你让她去帮你买春运火车票她去吗?你让她给你查文献调论文格式她做吗?俩字儿:才怪!这如果都不是好逸恶劳那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好逸恶劳了。并且各行各业从业者都有太多人是因为不得已才去做的,“如果不是家里穷”这个句式适用于每个职业:如果不是家里穷,我疯了啊我去四大拼命——给小姐的同情心不必过于泛滥。

 

可这也是人家自愿的选择,中国人性的复杂决定了这个行业的合法化将会是漫长的路,我很希望合法的哦,一起拍着手快乐地设想卖淫合法化后的中国吧:那里有纳税,有体检,有人保护性服务者的权益和安全,但就像吸烟危害健康一样,进入红灯区的人要扫描身体芯片,立刻通知他老婆孩子,并且开具发票,内容就写性服务,但不设刮奖区,床头就跟吸烟有害健康那样贴着所有性病图谱,整个红灯区的音乐被控制半小时播放一次艾滋病常识。更狠一点就一直做消费记录,可以凭结婚证随时查询。

 

这可能是比较Fair的中国式色情生活吧!你去搞嘛,但要有胆子让该知道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98期
98期
出版日期:2015-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