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人生修改器,你用不用?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3-19 09:42:08

 

不伤害别人,但是要用作弊的方法提升自己,

如果有条件,你做吗?

 

 

我认识一个女孩,她漂亮、开朗、聪明伶俐、情商很高,没人不喜欢她,在国外某行业间最顶级的公司上班,我们关系不错。去年她回国我们见面,聊到往事的时候我羡慕她那和文学天赋一样高的数学才华,极少有人像她那样既能写,数学又拔尖。她笑哈哈地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爸爸把所有的期中考、期末考以及中考的数学卷都给我拿到了。

 

补充几点:1.她在省重点上学,学习认真;2.她高考前就拿着漂亮的成绩单考到世界顶级大学,学的专业和就业不需要数学。

 

众所周知,如果你在理科重点中学读书,数学只要正常听课学习,程度足以应付国外数学考试,但要在本校拔尖就很辛苦了,要花大量时间金钱上补习班。这女孩的爸爸拿试卷的成本微乎其微,女儿也不需要花大量时间拼杀自己不那么擅长的科目。

 

我在微博上po出这个问题,把这个案例边界拓宽成“无成本的作弊”,也就是人生数据修改器:你不伤害别人,但是要用作弊的方法提升自己,如果有条件,你做吗?我先回答:我会。

 

蜂拥而来的是对于作弊定义的理解,有人说这就跟中奖了一样,就跟神灯答应你,在保有你本来的情志,也修改了他人对你容貌的记忆,但突然给你全智贤般的美貌一样,为什么不?那我再拓宽一点,是让你跟全智贤这种级别的美女换脸,但同样地,对方对此也没有记忆,你换吗?很多人在此时选择了不换,觉得这是损人利己。

 

我们如何定义作弊,对于作弊的宽容度能到什么地步?拿试卷是拼爹,那学院外的世界拼爹还少吗?但如果起点就不公义、不公正,入侵了教育制度,这可以容忍吗?再往回溯,拼爹进入重点中学和拿试卷,真的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吗?

 

一个小时工说:不要以为有钱人手上的镣铐是镀金的,就觉得自己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自由和权利。话说得热血、激动人心,但半毛钱经不住推理——有钱人怎么就不能拥有更多自由和权利了?三个人分享两个卫生间与三个人分享一个卫生间,是不是如厕的自由和权利都多一些?手里有100块钱,是不是在打车和坐地铁之间有了更多选择的权利?

 

有些不公平是合法的,有些不公平是非法的,还有些不公平是非法但无害的,最后这条很微妙,像是隐藏关、加命的绿蘑菇、射偏了的子弹——存在,却很少,绝不值得推崇,但没有人会拒绝。

 

柴静在美国生孩子,好多人跟疯了似的在那里骂,假爱国啊,说一套做一套啊,还有更难听的。作为一个妈妈,孩子肯定是自己最爱最呵护的人,我能给他第一个的礼物是什么?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他重新选择的机会,你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但你可以选择你的国籍。硬要把爱国和这个联系在一起,让我想到一个笑话:记者采访老农,问他可以把一切献给国家吗,例如地、房子、青春什么的,农民说可以啊!又问,那把牛献给国家可以吗?他说不行。问为何,答:因为我真的有一只牛。

 

如果我的父母能给我一次修改人生的机会,我会恳求他们来一发。如果我能够给孩子一次修改人生的机会,我会努力做到。如果这都要批判,《机器猫》都不要播了,人有懒惰懦弱的本性,但也有战胜它们的本性。刘瑜说得太好:在自由做梦的世界里,概率是暴君。现在我已经可以原谅大多数人,即使他们曾经在蝴蝶效应的最初侵害过我的利益。

 

好了,既然这是我写的最后一期,我决定放任自己的跳跃气质来一个貌似无关但实则有逻辑的结尾:人类很多最无畏、无私、极致的激情,来自于放弃生孩子(或没有孩子)的人,就像电影里铁血改革或纪律机构头子都是孤儿(且没有子女),很多伟大的艺术家是同性恋,他们没有使他们变得妥协的软肋。他们把全部的抚养子女、奉献给家庭的能量和激情都投入到工作、创作当中去,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理想的人,彻头彻尾践行自我理念的人。

收藏文章

邱珈

邱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