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趣:不一样的众包“跑腿”服务商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


通过有效利用各快递平台闲散运力及周边感兴趣居民的空余时间,
迭代探索中的邻趣已为代购配送服务创造出更大的想象空间。
“本质上,我们售卖的是众包配送人员的时间,用他低成本的时间去置换用户高成本的时间。” 邻趣联合创始人兼COO郭定刚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记者采访时如是概括他们的商业逻辑。
邻趣,是一个提供C2C跑腿服务的App,即用众包模式为那些没时间或者不想动的“懒人”们提供跑腿服务。
在这个App上,“懒人”们可以发布各类跑腿业务,如餐馆排队、代买午餐、医院挂号,甚至可以找家政、修手机等,他们只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就可以找到“愿意花时间替你跑腿的人”。例如白天餐馆占座的起步价是30元/小时,而如果你想在夜晚挂号,那么就需要用100元来雇人去医院排队。
这些明码标价出售时间的人们就是“众包配送员”。
在接单版邻趣App上注册后就可以成为这种“时间售卖者”。通过该App,“配送员们”可以查看“懒人”发布的跑腿信息,再结合自己的空余时间来完成服务、获得报酬。
将这种服务嫁接到买饭、配送下午茶等高频需求时就更容易产生收益。用户在邻趣代买餐饮时,不仅需要支付餐饮费用,同时还需要支付相应的跑腿费。
2014年7月,邻趣上线。迄今两年间,他们共已完成三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是在2015年8月,由启明领投、IDG跟投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
目前邻趣综合下载量超过200万,可为上海、北京、广州、杭州数个城市的“懒人”提供跑腿服务。在其平台上注册的配送员数量已达8万人,活跃者超过5000人。同时他们还集合了数千家商户和服务机构,成为一个对接了商家、消费者和配送员的物流配送平台。

从邻家到邻趣
在做邻趣之前,郭定刚和他的创业伙伴们有过两次不太成功的创业经历。
2013年初,他们做了一款名为“邻家”的App——主打小区社交。但不久就发现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创业方向。“国内的社交软件已经被QQ和微信垄断,同时这样的小区社交软件不便传播——不在同一个小区,用户缺乏向朋友们推荐App的动力。”
9个月后,他们调整方向,转做社区生活服务商。
“为社区内用户提供急需的服务,例如买水果、香烟或者安全套,当时这个领域还鲜有竞争者。”2013年10月,他们瞄准水果市场,整合了上海300余家水果店,做“水果领域的饿了么”。
这次创业让他们感受到“懒人市场”的影响力,“确实存在这样的需求,小区内的懒人并不少。”但同时也看到水果O2O的弊端——没有自己的物流体系,配送无法保障。
“当时我们让商家自己配送水果,他们空闲的时候愿意去送,而一旦店里忙了,就会放弃我们网络端的需求。”郭定刚说,发现了物流问题之后,他们又一次调整创业方向,自己做物流——从O2O平台,变成了现在的“跑腿平台”。
2014年7月,邻趣App第一版上线。
“我们不生产水果,不生产外卖,我们只是帮用户去完成这个购买过程,专注做跑腿服务,买你任意想要的东西。”
甫一上线,他们就全力地推,在办公室附近地铁站、高档写字楼以扫码优惠的方式推广装机。“上线当天就有了二三十个订单。”
早期的订单大都是代买下午茶。“CoCo奶茶、星巴克、红宝石蛋糕都有。”为了平衡需求,他们几个创业者甚至加入了众包配送员的行列,为客户跑腿代买。
和饿了么主推餐饮的品质不同,邻趣这样的跑腿平台更看重物流体验,他们制定了奖惩制度来激励配送员更快更好地服务用户。
用户在邻趣下单后,手机就会收到邻趣后台自动发送的“确认码”,配送人员将餐饮送至用户,用户将确认码告知配送者,后者在App上输入确认码,系统才视为其完成跑腿服务,为其发放配送费。
假如一个订单的配送费为10元,那么完成订单的配送员就可以得到6元的收益,如果准时送达就可以增加3元,而得到客户好评就可能拿到全额的配送费,甚至还会得到额外的奖励。
郭定刚说,在这种奖惩措施的激励下,配送人员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时间就是金钱。”
“如果饿了么的配送时间是50分钟,那么我们则能控制在30分钟。”同时配送员们会更重视客户体验,在配送完成后会祝用户用餐愉快,以便用户给予好评。
很快,他们的配送员数量就难以匹配订单需求了,邻趣开始在58同城、百姓网等分类信息网站上招募接单者。
这些招募来的众包配送者有很多是其他平台的全职快递员。
“亚马逊、饿了么等平台都有,他们可能上午配送自己公司的商品,下午就来接邻趣的订单。”郭定刚说,众包的模式提高了这些快递小哥的工作效率,让他们更充分地利用空余时间接单,而不再仅服务于一家公司。
培养了第一批种子配送员后,后续的跑腿小哥则通过口碑传播的方式获得,这些快递员很快就拉来了自己的同事、朋友前来接单。

业务或将再细分
现在邻趣为配送员提供派单和抢单两种接单模式:他们会将代买类的产品派给位置最合适的配送员,比如用户提交“去电脑城购买U盘”的跑腿订单后,这个单子会派给距离电脑城最近的配送员,以提高配送效率;而对于预约类的订单,如“下午2点代买咖啡”之类的需求则会采用抢单的模式,让配送员自行判断本人的时间和位置,看是否合适接这样的订单。
不同的模式和服务种类,也意味着不同的收费标准。除了诸如餐馆等一般场所排队每小时30元之外,还有些收费标准以距离划分。在万能跑腿服务中,用户设定接货地址后,配送员按照距离收费,目前收费为2公里以内6元起。
甚至他们还提供“模糊地址”跑腿,如用户希望购买糖炒栗子,却不知道具体门店地址,那么跑腿小哥会自己寻找炒栗子店并购买送达。当然这种专享服务的收费也会更高,两公里以内的报价是16元。
是的,从另一角度看,这是一种代购服务:邻趣平台上提供一些具体商品的代购,比如用户可以在邻趣上选购某些具体门店的下午茶或正餐,这些都是他们从商家选择出来的产品。
商家是邻趣实现盈利的关键。早期他们是纯粹的代购——将商家信息推送给消费者,让他们选购商品,支付商品费用和跑腿费用,配送员代购送达。
“我们是先代买后合作,等平台产生了销量之后再回头和商家谈合作。”郭定刚说,他们的地推人员前期只收集商家资料,如店铺地址、产品名称、产品单价等信息,然后将这些商家“登陆到平台上”。
“早期有用户给我们留言称,平台上没有他喜爱的某个港式茶餐厅信息,我们就会立刻让地推人员实地拍照上传,方便他们选购。”
一旦某个商家在邻趣上产生了可观的交易量,邻趣的推广团队就会登门洽谈合作。“店铺想不想把订单做得更好一些?把店铺在邻趣页面上的位置放得更好一些?带着这样的问题去洽谈显得更有意义。”
合作成功的店铺会给邻趣15%的返佣,按照客单价60元计算,邻趣每单可以从商户方收取9元的返佣,加上6元的配送费,则每一单他们有15元的收入,除去支付给配送员12元左右的佣金外,他们还可以有3元左右的利润。
“利润还不错。”郭定刚说,他们在今年4月份就实现了盈利。“现在盈利以每个月20%~30%的速度在增长。”
和那些历经数轮融资,一味烧钱却迟迟未见盈利的O2O公司相比,这显然是一个不错的成绩。郭定刚认为,邻趣能实现盈利的关键在于,在取消补贴的情况下,仅靠服务就留住了老用户。
邻趣的用户中白领女性占70%,其中iPhone用户超过80%,“用户群体的质量非常高”。
随着技术的改进,他们也在逐步精确用户的属性和购买能力。“现在每张推广传单上的二维码都会不同,一旦用户扫码注册,我们就能确定他是哪个区域的用户,他的消费能力如何,应该给他推荐什么样的配送服务。”
但在配送领域,邻趣并不缺乏竞争者。就在他们上线前的一个月即2014年6月,另一个同样定位于“众包物流平台”的公司——达达在他们一江之隔的浦东新区注册成立。今年4月,达达和京东到家宣布合并,在此基础上成立的“新达达”号称“中国领先的O2O运力平台”。
在郭定刚看来,事实上二者商业模式并不相同。
“邻趣有C端用户,可以通过客户端下单,有众包配送员完成接单配送,这是一个完整的闭环;而达达则是通过饿了么、美团等B端平台接单。”
而更大的不同在于,跑腿可以衍生出更多个性化的服务。据称,家政、手机维修等更加细分的服务都将逐步在邻趣上线。
“我们为这些提供技能服务的配送员生成了一些标签,有些是具有驾车技能,有些可以维修手机,未来垂直领域的跑腿服务将是我们发展的重点。”郭定刚说。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118期
118期
出版日期:2016-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