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融宝:更智能的互联网理财平台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


e
租宝风波反倒给了规范经营的创新企业如真融宝以更大的发展空间。

本刊记者|石海威

时光倒转至1年前,真融宝创始人吴雅楠此刻正在经历创业以来的最大一次危机。

20151216日,互联网金融平台“e租宝”涉嫌犯罪、已被立案侦查的新闻开始传播开来。据2016131日警方公布的数据,e租宝实际吸收资金500多亿元,涉及投资人约90万名,被指非法集资,系庞氏骗局。e租宝及其母公司钰诚集团迅即再被热炒。

短短几天内,同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公司纷纷受到波及,真融宝也在其中。新闻出现的第二天,吴雅楠便收到了若干问询,之后的一个星期内,真融宝用户抽走的资产金额达到两个亿,占资产总额的10%

吴雅楠坦言,这是自己从业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在此之前,从没遇到过如此大规模的短时间内提现。那一周,他卖掉了一些可快速变现的资产。“我知道,当时一些企业差一点就遇到流动性危机了。当然,他们可能四处筹钱短暂度过了波动期,但对企业的损害非常大。真融宝顺利通过了这次考验。”吴雅楠说。

 

赶上红利期

在创立真融宝之前,吴雅楠曾在加拿大工作多年,主要从事养老金、企业年金、大学捐赠金及一些家族基金的管理,规模一度达到300亿加元。

2009年底,吴雅楠回国,在英国的一个保险公司负责量化投资。2010年到2014年,作为一名公共基金的职业经理人,他负责打造量化投资平台,发行量化资金并同时管理6支公共基金,资产总额逾200亿人民币。

2014年,有了创业想法后,吴雅楠第一时间找到了大学同学李一男。彼时的李一男还在金沙江创投做合伙人。“李一男半开玩笑地告诉我,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大风口,如果我不做,他就要自己做了。”

作为创业者,吴雅楠认为自己是比较幸运的一个。

20147月,真融宝成立。那时一众P2P公司已经小有名气,真融宝算是赶上一个尾巴。2015年,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迎来一轮蓬勃发展,“我们吃到了所谓股灾带来的一点红利——股灾把很多财富消灭了,但同时也要看到,大家非常希望有一些能够创造稳定收益的理财方式。”吴雅楠说。

股灾之后,有些人资金缺口很大,资产荒凸显,另外有些人则找不到很好的投资渠道,加之风投对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关注度和投资力度在加大,这一切使得真融宝迅速成长起来。2015年年初,真融宝的存量交易规模还不到1个亿;如今,交易额已达380亿元,注册用户接近90万,公司已发展到130人。

201510月,真融宝正式宣布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B轮投资,A轮投资方经纬中国继续跟投。

诚所谓祸福相倚。e租宝事件一段时间内曾让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蒙上了阴影,但它客观上反而为真融宝之类的公司留出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该事件后,用户逐渐对投资平台有了鉴别的意识。此外,行业监管也更为明晰起来。“等于给了我们一把尺子,尺子以上是比较认可的,尺子以下就淘汰了。”

之后,随着监管细则的陆续推出,P2P行业日趋走向阳光化。目前只要平台合乎信息中介要求,即便没有牌照,也可以备案。原来吸储这个事很难,现在真融宝等规范经营的企业反而可以合法合规地相对容易地去做一个信息中介。

上线初期,真融宝主要对接P2P平台,利用这些平台进行信息抓取并建立模型。然而,随着P2P平台信誉的下降和行业洗牌的加速,真融宝更多面向股票、债券、货币和金融衍生品等资产类型。

2014年底,吴雅楠带领团队到美国考察互联网信贷行业时发现,美国有很多体量庞大、非常成熟的资产管理公司,而当时国内还十分鲜见。毋庸置疑,过去多年间,美国诞生了无数伟大的公司,与这些公司的财富积累相伴随的,正是这些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出现。

事实上,美国互联网金融创新能力非常强,但市场并不大,因为美国传统服务已经十分完善,它只能解决一部分人的需求。而在中国,面向大多数人的金融服务还没有做到位,很多人对此非常渴求。

美国的Leading Club这样的P2P平台,它的百分之六七十的资金来自机构,比如退休金,中国就比较少。中国的P2P平台多是散户化的,投资人没有风险辨别能力,也没有风险定价能力,所以,最终融资成本很难压下去,因为散户需要更多的收益。

 

深耕差异化

在吴雅楠看来,大部分个人用户不太适合直接碰资产,而真融宝正在解决的是资金端过度散户化的问题。中国的资本市场与海外不同,以股市为例,海外股市更多是机构之间的竞争,而中国股市散户居多,互联网金融市场亦然。

基于以上原因,真融宝在资产配置端做了明显改良。在众多的资产当中,吴雅楠希望真融宝能够成为一个非标准化的、收益率相对稳定的产品。从产品体验来说,用户在真融宝上可以快速取现,而快速取现的背后是日益强化的技术优势。通过不同支付的优化配置,真融宝能够非常便捷快速地提高交易量。同时,通过设置不同的定存期限,真融宝还可以帮用户按需还信用卡。

不同于陆金所、聚财宝等背后有很强大征信系统和流量来源的大平台,真融宝必须走差异化路线。“差异化就在于,我不是做一个金融超市,我不是把资产、产品拿出来卖。真融宝需要帮助用户组合搭配出一个符合他的口味和收益预期的产品。这是我们不太一样的地方。”

真融宝已经走出了一条引导小微资金进入小微实体经济的道路,这是过去两年间吴雅楠和他的团队逐步摸索出来的。

尽管大家面对的客户群体大体类似,即新资产阶级或有理财需求的这批人,但客户需要的理财服务产品却并不相同。陆金所、蚂蚁聚宝等更像金融超市,因为流量足够大,它们可以把不同的资产吸引过来,挂在自己的平台上售卖。但金融超市的一大问题是,很多人并没有足够的风险辨别能力,往往会在上面选择收益率较高的产品,而收益率高则意味着风险也高。

过去几年,国内财富管理需求很大,财富规模增速也很快,如何管理财富、如何在资金端帮助大家实现资产配置的最优化变得十分重要。值得一提的是,余额宝在理财模式上为用户做了一些教育,它让用户知道,原来理财可以在网上进行。

吴雅楠认为,尽管余额宝起到了教育市场的作用,但对于真融宝这类创业公司来说,大家仍需解决资产来源问题,而最大挑战在于,如何找到安全、有效、可以提高收益的资产。利率不断下行,好的资产越来越稀缺,如何帮用户找到理想的、风险可控的资产,对吴雅楠来说是一个当前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互联网金融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很多规则尚未建立。在吴雅楠看来,大家和衷共济、共同推动行业标准的制定与落地,这无疑也是创新型企业的责任。“人们常说,监管往往滞后于发展,所以我们也想为监管提供一些方向或标准的建议。”

吴雅楠坦言,是否回国做互联网金融创业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国外金融业比较发达,服务比较到位,监管相对来说有足够的空间给到市场,它是鼓励市场自由发展的;目前中国还存在一些服务真空的地带,未来需要更多像真融宝一样的创新公司去弥补。

“正是因为不对称,才给我们留下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如果前面都是像美国一样,一切都是宽松的、市场化比较强的,创业公司的机会就相对少了,因为已经被大机构挖掘完了。”吴雅楠说。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120期
120期
出版日期:2016-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