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耳朵看书

本刊记者朱晓培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3-09-20 18:03:21

 

 

数字技术的发展冲击了传统出版行业,却促使有声读物市场迅速增长

 

今年 5月,在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电影《末日之战》上映前一个月,出版社抢先发布了其有声版同名小说。这是一个精雕细琢的版本,有 40多位演员为其配音,最终卖出了超过6万份。“技术的进步,非但没有毁灭、反倒是复兴了一些艺术形式,这在历史上并不多见,有声书便是其中一。”《末日之战》作者马克斯·布鲁克斯说。

 

 

一直以来,出版界悲观地认为,数字技术的出现给整个出版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但事实上,它正在以另一种方式推动着出版行业的发展,其典型例证是,有声读物正呈爆炸式增长。

 

过去一年,美国丹丹有声读物出版社共出品了1000个类别的书目,相比2011年增长了65%。美国有声出版机构联合会的数据显示, 2011年全美有声读物的出版数量为7237种,比2010年的6200种增长了17%,而与 2009年的4602种相比,增幅更是超过了57%。英国最大的网络听书供应商Audible已将大约2.6万种电子书搭配了专业朗诵,该公司每月新推有声书 1000多种,最终目标是推出近10万种。

 

出版商将有声读物的爆炸式增长,归功于近年来科技的飞速发展,以及由此引发的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相较于传统阅读,有声阅读更能满足生活节奏加快的大众随时随地阅读的需要。在排队等待的闲暇中、上下班的路上,甚至做家务时,都可以随时借助“有声阅读”汲取知识营养。“以前,如果没有被搬进合适的商店,有声读物永远没有机会展现在读者面前。但现在,有声读物再也无需为挤进书架而奋斗了。”西蒙&舒斯特出版社执行副总裁克里斯·林奇表示,该出版社2012年出版了超过 250种有声读物,下载服务市场的发展让有声读物有足够的机会进入用户的视野。

 

有声读物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930年代,一度被认为是小众产品,因为这些朗读书必须借助笨重的磁带或CD,一般超过50美元的造价显得相对昂贵。但现在,数字技术的变化扩大了潜在听众群体,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进入“阅读”的世界,而且价格便宜,一般只要几美元。随着云存储使用成本的降低以及硬盘容量的扩充,用户发现,扩充他们有声读物的存储量正变得越来越容易。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出版商也开始投入更多资金,制作像《末日之战》那样由数十位明星诵读的豪华作品。一些有声书制作商甚至开始尝试涉猎原创作品,既有演员齐全、附带音乐、按老式广播剧风格制作的改编剧,也有青少年小说、惊险小说、科幻史诗系列等。“在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有声书开始脱离音频产品市场,融入主流图书市场的时机已经来临。”英国广播公司有声书出版总监简·佩特森称。

 

中国市场也不例外。酷听网副总裁冯岩表示,不同于欧美市场有声读物初期完全靠汽车经济(开车族每天在路上产生大量碎片时间,有声读物恰好契合他们的阅读需求),中国的有声读物市场主要得益于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声读物用户的数量由 2010年的不到1000万人,猛增到2012年的8500万人,今年可能达到 1.5亿人。目前国内有声读物年销售额近2亿元,已有不少商家通过网站、频道、客户端等向大众开放听书平台。除了有声书,有声杂志、有声报纸也随之而来。

 

不过,有声读物的快速发展,也让很多人对这种文学消费方式感到担忧。追求纯正印刷的人认为,在做其他事情时听一本书带来的体验,根本不能与坐下来静静阅读相提并论。虽然科学研究证明,对于有阅读能力的人来说,听故事和读故事之间基本没有区别,听一段文字或许还能增进理解,特别是莎士比亚著作那样的晦涩作品,但人们在开车、提东西或切菜的时候听书吸收效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更有作家担心,有声读物的兴起会让静默阅读的习惯受到威胁。《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作者尼古拉斯·卡尔说:“如果我们慢慢地认为读书是伴随我们做其他事情的次要活动,那么我们就会丢掉最深度、最重要的阅读。更大的危险在于,技术会让我们误以为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做,包括阅读。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128期
128期
出版日期: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