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网秦记

本刊记者 莫文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4-06-03 17:32:15

 

这是网秦在中国北京的总部,除了这里之外,网秦在美国达拉斯也设立了总部。

 

 

    一家上市公司被做空,该怎么回应?

    继去年10月底被浑水做空之后,北京网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4月再次遭浑水指控其在财报中造假。两次做空,前一次使网秦当日市值近乎腰斩,这一次则使其股价一度下跌25%。

    几乎全是工科生的网秦团队,面对舆论的数度唱衰,做出了典型的工科式反应。

    “我要开始干活了,我要红牛。”网秦广告事业部总经理傅达说完这句话,就去做事了。这是这位核心成员听到做空消息后说的唯一一句话。去年10月24日,浑水发布长报告做空网秦,指其价值为零,股票评级为“强烈卖出”。当日深夜,全公司员工赶到办公室,听完基本情况介绍后,没有一个人对事件发问,只说了自己能做什么,就去全负荷运转,通宵干活了。就连行政人员,也相应准备了夜宵和防上火的饮料。

    “这可能与我们工科生多有关,大家都很理性。”网秦执行副总裁李宇对《财经天下》周刊说,这种时候哭天喊地甚至坐地骂娘都没用,还是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就好,“所谓有意义,就是做自己能做的,然后马上去做。”李宇总结,公司被严重做空,团队反应却看似淡定,其实那是工科生们相对理性的表达方式。

    这种理性的淡定,在后来再度遭遇问题的时候,表达得更为明显。今年4月份,浑水又一次剑指网秦。这一次的动作甚至都没引起管理层太大重视,李宇经工作人员提醒才想起此事,在他看来,事情在首次被做空、给出回应之后就结束了。尽管那次事件使得网秦损失严重,但在李宇看来却不无好处:“已经被搞到最大规模了,我们就花钱请第三方审计公司来自证一次。以后就跟打了免疫针一样,等于一次性厘清问题了。”

 

 

到底谁在用网秦?

    2004年,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林宇在一次讲座上结识当时的诺基亚首席科学家,交流中头回接触到手机病毒这个概念。当时,全球出现了第一个基于蓝牙传播的手机病毒。后来,计算机专业出身的林宇从网上找到这款病毒,并确定它是完全可能爆发的。同时,林宇也明白从趋势上来讲,智能手机会越来越趋近于电脑。

    因此,在那个大部分人都不知智能手机为何物的年代,林宇选择了手机安全这一领域,并与合伙人史文勇一起于2005年创立网秦。“我们从技术上确认了发展趋势,所以我当时虽然刚毕业,却对手机安全领域深信不疑。”2004年,还是学生的傅达就加入了林宇团队,毕业后,他直接去了网秦。

    由于没有竞争对手,在诺基亚领衔的塞班智能机时代,网秦的手机安全产品一时风光无限。但好景不长,随着安卓与iOS的崛起,网秦的重要合作伙伴诺基亚逐渐式微。而伴随着360、腾讯等手机安全产品的发布,网秦所分到的蛋糕好像在慢慢地变小——2012年网秦Q4财报称其全线产品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是2.83亿,而在浑水在做空报告中称,网秦在中国市场所占份额只有1.5%,付费用户不足25万人。消息放出,舆论哗然。

    作为一家做空机构,浑水公司的宗旨是在某家公司股价下跌时赚钱。这家公司专门以发布中概股财务造假调查报告而闻名。但是浑水公司发布的报告却遭到许多公司的质疑或反击——这其中包括分众传媒、展讯通信等上市公司。《第一财经日报》曾经就有一篇文章称,浑水这样的机构从来没有针对报告所包含信息的准确性、及时性与完整性做出承诺,也从未对外公布过公司的地址、股东信息甚至是撰写作者的信息。而网秦的数据与前述报告相去甚远:截至2013年12月31日,网秦的累计注册用户账号为4.808亿个,比一年前增加近2亿;将子公司飞流计入在内,则累计有5.877亿个注册账号。这些数字代表网秦软件已激活的注册用户数目。

 

 

对网秦来说,集体活动是公司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要么转型要么死

    李宇承认,公司的传统产品——手机安全,吃了知名度的亏。技术出身的团队在一开始并不重视品牌宣传,只觉得把产品做好了,大家就会买账,就能赚钱。2009年是网秦成立的第五年,这一年网秦的市场部仍然只有一个员工。一直到了2010年,网秦才开始重视宣传这个部分。不过因为普通用户很难分别手机安全产品的质量,再加上网秦的产品还需要在前端付费,没有这个习惯的的用户就大量转向了那些来自大企业的同质化竞品。与此同时,外部环境也在慢慢变化:移动入口越来越多,除了安全之外,还有社交、游戏等多个入口。在里外作用之下,这个工科团队选择了将现有的产品升级,也就是转型为平台。

    转型后的网秦首先拿安全产品开刀。比起以前面对个人用户,现在的网秦安全产品客户都是移动应用商店。网秦将安全能力完全开放,让应用商店的客户可以调用其安全服务去扫描手机。

    而对手机游戏开发商,网秦只通过其子公司飞流与他们合作,做渠道发行。飞流是网秦于2012年全资收购的公司,是一家移动游戏平台。“有点像电影制片商与院线发行商的关系。”傅达解释道,对于用户,玩的是这款游戏,不会知道它是谁去发行的。就好像看《泰囧》这部电影,最多在片头看到“光线影业出品”这几个字,网秦扮演的就是光线的角色。

    平台化后的网秦隐藏在了各个开发商、应用商店背后。在企业移动化服务方面,他们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网秦旗下子公司、企业移动服务提供商国信灵通为海底捞火锅提供从硬件到系统框架的一整套方案——如果当海底捞需要更新点菜用Pad上的菜品信息,只需要登录网秦所建立的平台并上传新的菜单。全国每个海底捞的每个点菜用的Pad上面就都会有最新的菜品信息。

    类似的服务,也用在了金融、保险和教育领域,用于解决考勤、答疑等问题。

    最终,这些方案对于消费者来说,可能都看不见网秦的品牌。比如打开教育软件,看到的可能只有“××省教育局”这样的字样。因此,平台化转型后,由于服务对象发生变化,网秦在消费者层面的品牌知名度反而会下降。

    但这显然不在网秦的重点考虑范畴之内,他们正在从这些业务以及移动广告中获取利润。根据最新的2013年Q4财报显示,网秦起家的移动安全业务只占总收入25%。2013年净亏损为520万美元,主要集中在第四季度,其利润下滑主要源自安全领域收入的下降,相较国外市场,中国市场的安全收入下降更明显。与之对比的是,移动广告平台(NQLive)、手游平台、企业移动化成为其拉动营收增长的三个关键领域,并如此协作:动态壁纸、音乐雷达等入口级的应用将为移动广告平台引流;全资收购的游戏子公司将进一步提升手游运营能力。而通过对移动服务提供商国信灵通、睿峰等企业的收购,网秦正式进军企业移动服务市场,布局餐饮、金融、医疗等细分领域。其中,在移动医疗领域,已积累了成都华西医院、GE等客户。

    在这样的平台化发力之下,企业移动业务和移动广告平台成为了网秦业绩发力的方向。由于此前2013年的财报未纳入音乐雷达、广告平台等2014年重点发展业务,因此在2013年Q4财报发布后,网秦将2014年全年收入预期从此前制定的3.05亿美元到3.1亿美元区间提升至3.2亿美元到3.25亿美元区间。

    另外,全球化的背景下,移动广告领域成长空间巨大。在海外广告平台之中,网秦的切入时间并不算早,这迫使傅达只能靠创新来抓住用户。作为网秦的广告事业部负责人,傅达正带领团队做一个大胆尝试:在手机桌面这块处女地上加入广告。

    一般的移动广告都嵌在应用内,只有在进入应用后,才能看见广告。网秦开发了一个“火箭”插件,能嵌在任何一个应用里。当拖动桌面上的火箭时,会出现一个发射效果,给手机加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放入了广告。“由于火箭给手机加速有实际效用,所以是不影响用户体验的。”傅达解释,应用开发者如果集成了这个插件,就能在不损失内嵌广告的前提下,又多出一块广告空间,增加一倍收入。

    根据傅达的介绍,浮在桌面之上的这层广告产品,目前只有网秦在做。能想到这一点,得益于此前2C的用户体验积累。传统的广告公司只有广告思维,很难用工具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技术出身的网秦在做广告时,兼具了工具、广告两种思维。同样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傅达,喜欢用逻辑来介绍这种思维:“绑定两个不相干的东西,就可能开发出别人没有使用过、但有巨大价值的东西。所以发明也是个方法论。”

    移动医疗和教育则是留给李宇的“硬骨头”,“还没被移动互联网合并的产业,大概就剩这两块难啃的骨头了。”李宇笑说,网秦进入这两块领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其他事别人都干过了,还干的挺好。他与傅达不谋而合地用方法论解释这个选择:选业务的方向就是找新市场,在新市场里找新的需求去满足它。在轮廓尚不清楚的时候,只能是这样找一个大目标摸索前进,等未来逐渐明朗的时候,才能争取领先一步。

    “其实我们的新领域,有不少是大公司看不上的,小公司又没法干的,我们就捡漏了。还要合理安排整个集团的业务和时间,也挺难的。”李宇说。而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的几天内,支付宝就宣布了自己的“未来医院”计划——这也是网秦正在推进的方向。

 

 

   

傅达宣布网秦NQLive发布的同时,也向世人宣告了网秦在移动平台上的野心。 

 

 

最贵还是思想和人

    作为经历了上市、央视315曝光、数次被浑水做空事件的老员工,李宇反复对《财经天下》周刊强调,重思考是公司最大的特色:最重要的是判断宏观形势以及市场空间,然后再想想以怎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来满足市场,最后才是如何操作。“也就是以终为始,先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再想怎么去实现。”李宇说,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既有的资源不能决定未来的成功,以终为始是更科学的方式。

    在李宇看来,网秦的这一特色多少与创始人林宇和史文勇脱不开干系。两人工科出身,所以比起热情,他们更多是被逻辑所驱动。并且他们更愿意以团队的模式进行思考:开会时,每人都说出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参照标准,把这些标准理顺,不断筛选、试错,最终成功。“所以现在网秦做的每一件事,一定是有个清晰目标的。哪怕是摸石头过河也是知道对岸终点在哪个方向。”李宇说。

    在这样的思路之下,目前,网秦的各条业务线都呈现扇形发展,每条线上都有各自的规划,但又不可分割,彼此相辅相成,合成为集团性的平台发展。“就好比腾讯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游戏,但不能因此砍掉它的社交产品,这样游戏也玩不转了。”李宇解释,对于网秦未来的主力盈利业务,他无法预测具体数字,但可以肯定的是整体业务一定是有机的组成。而“有机”在网秦,指的是人的作用。

    让李宇印象深刻的是,浑水事件发生后,团队空前团结。平时的好多沟通反而不需要了,因为每人都默认当前首要的是要解决困难,想法空前一致。没有一个员工对公司提出质疑,倒是有很多离职员工、或是打过交道的伙伴都发来消息表示支持与信任。这多少得益于公司学院派的团队建设。由于两位创始人均为博士毕业,公司员工也大都直接从校园招聘而来,以至于在公司内部,员工对一把手们还保持着“林博”、“史博”这样的从学校继承下来的称呼习惯。这家典型的技术主导公司,产品研发团队占了总人数的45%,设计团队也占了35%。创业初期的十人团队,至今无一流失。

    一群学生白手起家,从学校出来就开始做企业,所以多少也保留了一点学生气。李宇不在乎那些生意场红宝书中所提到的“人脉”或者“手段”:“那都是虚的,连真诚都做不到,吸引不了人,手段要玩给谁看?”在他看来,技术出身的人优点是很在乎自己能否为团队贡献价值。混日子、靠巴结领导和利用手段来做业绩的人,很难长期存于这样的团队中。

    而网秦与别的公司另一个不同点,则是不将“经验”作为招人标准,愿意给刚从校园走出来的年轻人予机会。不过李宇也承认公司中太多工科生也有弊端,例如表达能力欠佳。市场部新来的一位身材高大的同事就是个例子:这位同事是这群“沟通困难”的工科生在寻觅了大半年之后,才终于确定的气场相符的文科生。“人以类聚这事其实不用总结什么规律,自然就会聚到一起的。”李宇感叹。

    现在,转型后的网秦正在经受发展过程中无可避免的外界冲击。随着一步步地国际化、正规化,他们正慢慢褪去之前的外衣。有古代中国风的回字纹地板被换成了白色大理石,Logo也变成了相对现代化的样式。这家在国外上市的中国企业,正行走于国际化规矩与自我风格之间。

 

 

《财经天下》周刊= EW

李宇= LY

    EW:花钱请第三方调查机构出报告,出结果前不做高调回应,是真淡定还是迫不得已?

    LY:光靠说,喊破天也不能自证清白。既然游戏规则需要第三方调查,我们就花钱去雇。是否愿意花这笔钱,无关个人意愿,而是规矩。已有成熟的规则,我们要做的就是服从。一家公众公司发展到这个阶段,经历冷眼与嘲笑太正常,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还是挺关键的,所以现在团队比较淡定。只要觉得自己没有做错的话,就从容地按既定路线发展,几年后回望这些,都是插曲。

    EW:被浑水做空是网秦的最大危机吗?

    LY:公司在2006年开始想融资的事,花了一年半时间,才正式筹到钱。这一段对经历过的人而言,比后来的上市、被做空都还要大。两位创始人因为是博士研究身份,获得的100万元电子科技扶持基金都用来救急了。那一次的危机是直接关乎睁开眼还有没有饭吃的问题,比现在的问题大得多。外界看事情大不大,只取决于负面消息。没人看你平时拿了什么奖,但被指责、落魄的时候大家都爱看。现在公司过了婴儿期,再大的事也不过是挣钱多少的问题,无关生死。

    EW:2012年初就开始转型,到一年多后经历浑水事件才正式宣布转型,为什么?

    LY:遭遇做空事件,总得拿出点干货回应,所以就公布了早就在做的事情——转型。商业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明明在进行,往往考虑到自己和伙伴的商业利益,而不能非常直白的去宣布,因为确有竞争风险在其中。就好像明星谈恋爱,也许一直都不会公开,直到被曝光未婚先孕了,才只好拿出结婚证以示天下,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其实是不想公开的。

    EW:网秦的最终目标?

    LY:公司成立八周年的时候,定了个口号叫Never Quit,中文叫“永无止境”。集团业务发展是扇形的,越往后扇面越大,没有所谓的重点。每个阶段做一个横切,就知道干了什么。比如2011年横切面就是这公司上市了,2012年就是开始转型多元化平台了,2014年就是开始发展医疗了,广告和手游业务都在涨。“最后”是哪一年呢?不知道,目前的规划只做到了2017年至2020年。但根据整个行业规律来看,我们早晚会做机器人、物联网。

    EW:多透露一些移动医疗业务?

    LY:目前市场上能够盈利的移动医疗业务还没有出现,大家都还在摸索。如果这个业务模型成熟的话,我们会告诉大家的,先给我们点时间。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128期
128期
出版日期: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