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富豪孙寅贵与他的“新雪国”

文字|韩牧 编辑|王卜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5-03-11 15:06:01

 

 

58岁的孙寅贵做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豪赌,  他倾尽所有财产与资源,拿下96平方公里的土地,要建造属于自己的“王国”。

 

“新雪国”效果图。它会是国内第一家落差达800米的滑雪场。

 

    在接受采访前,百龙绿色科技总裁孙寅贵刚刚跟他的下属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议上,他们争执了起来。

    “有很多争论,有人认为这样不行,有人认为那样不行。”孙寅贵说。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发生过一次,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孙寅贵多数时候扮演着“孤独者”的角色,不仅是他的员工难以理解,甚至是媒体、政府、亲人们都无法弄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这位小学没毕业的企业家,总想着去做一件又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1986年就开始经商,曾涉足加湿器、矿泉壶、建材等行业,也曾因投资《编辑部的故事》而名噪一时。1993年,孙寅贵就步入富豪行列,他跟史玉柱等10人是第一批入选福布斯杂志的内地富豪。只不过,在随后的数年里,他一直排在这份富豪榜单的300名开外。

    但孙寅贵是矛盾的。一方面他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每天晚上九十点钟就睡觉,不抽烟不喝酒。他并不像其他富豪们那样喜欢用物质层面的东西来装扮自己,他用HTC牌手机,穿着有些老旧的衣服。但另一方面,他又希望活在被媒体与公众的关注当中。

    十多年前,孙寅贵在张家界武陵源打造“电梯”曾引起媒体与公众的争议,原因是这架电梯垂直高差335米,运行高度326米,在安全方面受到质疑。一度,“电梯”被政府叫停,孙寅贵也差点遭遇了生意场上最大的一次惨败。不过,固执的他最后胜利了,这部电梯成功创造了“世界上最高、运行速度最快、载重量最大”的纪录,并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他跟我所有接触的合作伙伴都不同,他总追求极致,总想做第一。”跟孙寅贵打过多次交道的一家营销公司负责人这样说。“第一”、“之最”、“纪录”等词汇,是孙寅贵信奉的商业法则。这听上去有些不务正业的感觉,但孙寅贵却用行动诠释了商业的多样性。

    “(很多项目)就是直接冲着NO.1去的,没有第二,只有第一。”孙寅贵这样理解第一的涵义,“在这个行业里,第一是活得不错,第二就是比较难了,第三基本要存在也是活在生死线了。”

    现在,这位出生地距离毛泽东家乡只一百多公里的湖南籍企业家,做出了人生另一个决定,他集中自己的所有资金与资源,在河北赤城与崇礼拿下了96平方公里的土地,然后准备在上面建造一个叫“新雪国”的城市。

    “我已经将近60岁了,所以我现在追求的目标和过去不一样,过去我想成为一个有钱人,现在我更希望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人。”孙寅贵说,他要用20年种植这个新“王国”。

 

“极客”

    在从北京到张家口的高速公路上,很多广告牌上赫然写着:“800米落差谁能敌?”“种植城市的典范:滑雪、航空、医疗、教育”。这些带着调唆式的广告语,是孙寅贵参与设计并定下来的。尽管2014年4月9日这个项目才在河北张家口赤城县开工,而投入使用也至少得好几年,但孙寅贵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打起了广告。

    孙寅贵比谁的压力都大,这个投资达109亿元的项目,即使在百龙科技公司的内部也遭到大部分人反对,因为孙寅贵要做的不仅仅是一座滑雪场那么简单,他还要涉及教育、医疗、航空等,很多东西听起来都有些难以实现。

    但孙寅贵也有自己的理由。在此之前,作为5个孩子的父亲,他经常陪他们去国外滑雪,而最近几年他们也经常在河北滑雪。河北省也因为滑雪而实现了产业升级,滑雪旅游已经成为其一大特色,崇礼更是被称为“东方达沃斯”,每年冬夏都会有论坛在这里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政府、商界等人士汇聚于此谈论城市、环境等话题。

    孙寅贵发现了这个机会。“2012年,我跟孙总就到当地找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带着我们到处转,”百龙科技董事长张跃进说。他们在河北考察一圈后发现,这个地方已经有万龙滑雪场等项目,如果百龙科技想要加入这个行业,必须做出自己的与众不同,于是他们想到了要做国内第一家落差达800米的洲际滑雪场。另外,孙寅贵又是一个航空迷,他希望购买几十架飞机,打造“航空小镇”。

    不过,当这些想法抛出来的时候,公司的高管们集体性提出了质疑。“他已经放弃了对员工说服,因为大多数时候他的想法都不可思议,”一位跟他有业务交集的公司负责人说。

    这次也一样,孙寅贵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执行,很快他在确定了赤城与崇礼的选址后,就跟当地政府签约,然后开始实施自己庞大的计划。“什么叫企业家?企业家就是别人都没看明白的时候你看明白了,而你做的时候一定是别人不明白的时候。”对于自己的决定,孙寅贵说。

    这就意味着,旗下拥有20多家子公司的百龙科技开始进行大转变,很多该砍掉的公司迅速砍掉,公司开始业务重组,集中所有资金与资源来打造一个叫“新雪国”的项目。

    “当然像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是对他说,你要接地气,不断地告诉他接地气。”张跃进说,他很难阻止孙寅贵的疯狂想法,但他会时刻私下提醒孙寅贵。“孙总是湖南人,你看毛泽东是什么人,(他们)都是敢为天下先的人。”

    很多时候,张跃进难以理解孙寅贵到底想要什么。20多年前,张跃进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孙寅贵,然后加入百龙科技。彼时,百龙矿泉壶在1994年的流水就达到了1亿元,年利润近5000万元。显然,这个产品已经被市场所认可。但孙寅贵却突然叫停这个产品,进入别的领域。

    在张家界“电梯”这件事上,百龙科技本有机会更早建立索道实现盈利,但孙寅贵一心想做拥有世界上最高等多项纪录的“电梯”。尽管最终“电梯”在一波三折引起诸多争议后正常运营了,但孙寅贵的豪赌还是充满了很多冒险。

    “我是教财务出身的,我要琢磨着这个账投入多少钱,这钱从哪儿来,这个钱有多少回报、有多少费用,我要算的是这个东西,所以我们俩的差异就非常大。”张跃进说。

    很多接触孙寅贵的人也透露,从某种意义上他并不像一个商人,而是其他角色,比如“极客”。在孙寅贵北京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副看上去并没有区别的安全带,但这是他自己发明的安全带,最大的特色是使用者会从传统重重压迫中解放出来,实现无压迫感的享受。在采访时,孙寅贵将这个安全带称之为“世界上首款‘零压迫’安全带”。

    实际上,不仅是安全带,他还对外声称发明了包括矿泉壶、加湿器、人造常温雪等40多项专利。在很多时候,他更愿意别人将他定义为“科技狂人”,而不是生意人。这位有着“极客式”风格的富人一度不把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新贵们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他才是最早入选了福布斯富豪榜的内地富豪,更关键的,他的出现会使商业充满了创造性。

 

“造梦者”

    2014年11月11日,在珠海航展上,孙寅贵与一家飞机厂商一口气预订了20多架飞机。

    “你哪来这么多钱?”记者问。

    “我们只做配套,所有发财的项目,二次发财的项目都给合作伙伴,连饭馆都让别人开。”孙寅贵说。

    按照孙寅贵的解释,在“航空小镇”项目上,百龙科技占股51%,其他合作伙伴占49%,在医疗、教育方面同样会引入新的投资者,而他们将这些配套完善后,会将这些房产卖出去。也就是说,他们最终看重的是房地产回报。

    这有些造梦式的“设想”,在孙寅贵的口中说出来显得异常简单与轻松,在多数时候会使听者觉得不切实际。“我根本就不信的,我跟你说实话。”去年加入百龙科技的吴旦文在听到孙寅贵的一些想法后,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曾在金融圈工作多年的吴旦文,希望将百龙科技的张家界旅游项目分拆出来,在新三板上市,但在交谈的过程中,孙寅贵“新雪国”项目需要一个懂金融与法律的人,所以他极力说服吴旦文加盟百龙科技。

    吴旦文的顾虑在三趟河北之行后有了改变。他带上了医学、金融、大学教授方面的朋友到河北赤城、崇礼考察,以探讨“新雪国”项目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大。

    朋友们给了吴旦文一些建议,“最后综合所有条件,我觉得这个项目离北京又很近,依靠北京这个大型的城市和经济体制,它有一个存在的基础,我觉得是可行的。”吴旦文说。

    不过,要让吴旦文加入这个看上去有些不靠谱的项目,还是有些艰难,他向孙寅贵提出了比较苛刻的条件。比如,他不希望来北京,要在湖南成立分公司等。但这些条件孙寅贵都爽快答应了。

    在加盟百龙科技的一年多时间里,吴旦文主要对项目进行了重组,把过去不再盈利或盈利前景不乐观的公司关闭,然后搭建一个好的融资平台。“要建造一个相对好的融资平台,你就得建立一个好的项目基础,一个好的场景,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价值,这样你才能够获得应有的资金支持。”吴旦文说,“新雪国现在已经具备可能成功的条件,而且我觉得它成功的概率应该更大一些。”

    现在,为了将这个梦想离现实更近一点,孙寅贵及他的百龙科技豪赌2020年冬奥会,如果冬奥会在中国举办,他们希望“新雪国”会是比赛场地之一。实际上,新雪国的800米落差以及3200米长的雪道就是为奥运会所量身定制的,包括飞机救援等概念,均是为了2020年做准备。甚至,他们还将这个雪道命名为“奥林匹克雪道”。

    “目前正在紧张的施工中,这一条雪道投资就过亿了,我们总共会修建80多公里的雪道,其他都是不怎么花钱,就是这条雪道花了很多钱。因为奥运会的一个标准就是要800米落差。所以我们是按照这个标准建设的,而且也是目前张家口和北京唯一的。”孙寅贵满怀期待地说。

    为了吸引中国奥委会人士及媒体关注,孙寅贵也召开各种各样的论证会。“在不在我这儿比赛不重要,但是我要达到这个标准,我们未来还会申请国际雪联的认证,就是能够举办什么级别的赛事,坡度等信息将来都会公开。”孙寅贵说。

关于2020年冬奥会的最新进展是,中国的竞争对手只有哈萨克斯坦一个国家。2014年11月底, 冬奥会宣讲团成立,由奥申委新闻宣传部部长王惠、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冠军李妮娜等成员组成,他们将向学生以及公众宣讲中国为什么要举办冬奥会。一切都往好的迹象发展,或许孙寅贵的“新雪国”也会像张家界的“电梯”一样,最终梦想成真。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孙寅贵讲述了一个让他记忆深刻的故事:一个帮别人写信写了一辈子而没有结婚的男人,在临死时爬到自己的大门旁咬了一下,留下一排牙印。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故事影响了我一生。我想以前我可能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现在我已经有了钱,我是不是也应该留下一排牙印呢?”孙寅贵说。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128期
128期
出版日期: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