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时代的“众包”生意

人浏览 | 条讨论 | 次分享 | 添加时间:2015-11-18 13:25:46

达达ceo 蒯佳祺

 

 

大部分人在购买O2O商品时都会着重询问“多长时间能够送到?”

 

本刊记者|卢华磊  摄影|王帅

 

  当蒯佳祺听说“印度版达达”上线的时候,他开心的笑了。这意味着他以O2O众包模式创立的配送平台——“达达”成功出口,成为海外同行学习的对象。

  “虽然我们也借鉴了其他公司的元素,但将这个模式打通并顺利的大规模运行是我们的原创。在这个日订单近百万单的体量上,我们是全国最轻的O2O公司,我们团队只有600多人,是一个技术和产品驱动的公司。”蒯佳祺说。

  蒯佳祺2014年在上海成立上海趣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的达达平台于去年6月初正式上线。产品包括供商家使用的发单APP和供配送员使用的达达APP,用众包的方式解决O2O领域商户的最后3公里配送。今年6月,达达完成C轮一亿美金的融资,领投方为DST,红杉资本和景林跟投,这是达达第三次融资。

  达达的“众包物流”将原本需要职业配送员运送的货品分包给普通人来配送,人们在达达APP上注册会员并实名认证,完成线上培训考核之后,通过手机APP接收到方圆3公里以内的配送订单,一旦“抢”到这个订单,按照订单显示的地址取货,并在规定时间内将货品送给收货人后就可以领取酬劳。蒯佳祺认为这种配送方式自由灵活——兼职配送员赚取了收入;O2O公司减少了全职配送员数量,节约了成本;消费者也能快速收到货品。

  据蒯佳祺说,现在全国注册达达的“兼职配送员”人数超过50万,覆盖的O2O商家数量已经超过15万,像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口碑网等这些市场上激烈竞争的公司对达达都抱有开放心态,甚至将自己的后台系统接入了达达的系统,这样当平台上有新订单的时候,他们可以直接外包给达达来配送。

  2009年“年薪十几万美元”的蒯佳祺从甲骨文离职回国创业,一同回来的还有他那份漂亮的履历:同济大学物流工程学士,麻省理工物流工程硕士,麦肯锡、甲骨文的工作经验。

  回来的5年中,蒯佳祺先和朋友创立了一个互联网广告平台易传媒,初具规模后卖给了阿里巴巴;随后他又加入安居客担任副总裁。“回国之前我一直做物流,在国内的5年我又专门做了互联网,所以再次创业的时候我就想做一个可以将物流和互联网结合在一起的公司。”

  最终蒯佳祺选定了他心中的“风口”——O2O物流。

  “我认为移动互联网最大的机会在O2O领域,而O2O当中最大的痛点是物流。”他对比了“电商时代”和“O2O时代”的物流差异:传统电商运送的都是标准化的箱包物品,同时都是集中在仓库中统一发货,客户对物流的时间要求并不紧迫,“一般都以天为单位计算。”

  但在O2O电商时期,货品不再是包装好的“标件”,“可能是鲜花或者盒饭,包装并不规整”,同时库存离散,货品分布在不同的商家店铺中;但蒯佳祺认为两者最大的不同还在于配送时间,像外卖这样的O2O货品其配送时间往往以分钟计算。“在O2O时代,物流成了第一要素,甚至超越了价格。”蒯佳祺说大部分消费者在购买O2O商品时都会着重询问“多长时间能够送到? 所以O2O电商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物流。”

  想通了这个商业链条后,蒯佳祺决定在O2O商户和消费者之间搭建一个配送平台,雇佣人员为商户分发运送货品,同时收取商户支付的“配送金”。这类似于电商时代的三通一达、顺丰等快递公司,但不同的是达达的配送员都是兼职。

  彼时正值滴滴、快的红包大战正酣的时节,这种“自己不拥有司机,只在需求和供给之间提供一个复合平台”的模式给了蒯佳祺启发,“觉得可以用移动和众包的方式来解决物流的问题”。

  2014年6月,在陆家嘴商城路的汉庭酒店内,蒯佳祺和伙伴们连续工作了七个昼夜,制作出了第一版“达达”并成功上线。

  在选择客户时,蒯佳祺有过反复,他们最初计划送花,但很快就发现“这个生意不好做”。“除了七夕、情人节之外,日常送花的量太少了。并且大批量的鲜花订单都用在婚礼和企业用花上,这种B2B的业务根本不需要我们配送。”就在蒯佳祺考虑如何“转变方向”的时候,2014年的第二场红包大战打响了。

  继滴滴、快的红包大战之后,以饿了么和美团为代表的外卖平台重复了这种简单直接的抢市场方法。双方分别推出高额的补贴来刺激消费者选用自己平台叫外卖,这直接推高了外卖市场的订单量,也给达达营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外卖订单量暴涨之后,店铺自己的店员工作量饱和,很多订单来不及配送,而美团、饿了么这样的O2O平台还没有能力帮助商户解决这种配送问题,他们都需要有其他第三方的运力来帮助他们消化订单。而我们正好要找一个频次比较高的类别来转型,所以我们立刻从一个送花为主的公司变成了一个送餐为主的公司。”

  改送餐饮之后,达达的订单量也爆炸式增长,这逼得蒯佳祺上街去“寻找更多的配送员”。

  蒯佳祺说自己聊了上百人之后才“摸到一些规律”。要做这种配送员首要的条件就是“有电动车”;其次做兼职配送员要有闲暇时间,可以在方便的时候接单送货。最后蒯佳祺从上百个聊天对象中找到了七个应聘者,剔除掉非智能手机用户后,留下了四个人。“有做家政服务的,还有当保安和麦当劳夜班的。”

  第一批配送员每配送一个订单能收取15元的佣金。“15元比上海出租车的起步价还高。”蒯佳祺说当时达达收取商户的配送金平均只有5元,这意味着每配送一笔订单要亏损10元。

  但在O2O公司的发展模式中,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惊讶的数字,随着订单量的增加,补贴数额也在逐步减少,从去年到今年,达达在上海每笔订单的配送费用从15元降低到7元。

  单笔订单的补贴费用在减少,但对配送员来说,订单量的增加会保证他们的收益。现在达达的配送团队已经覆盖了全国40多个城市。蒯佳祺也开始设计这个新行业的游戏规则。

  达达要求商户们选用“预付款”的方式购买服务,有配送需求的商户们需要将资金预先充入他们的达达账户,后续的配送费用将从该笔款项中扣除,这种收费方式为达达提供了现金流。

  “未来一到两年内,我们可以实现盈利。”蒯佳祺说模式“跑通”之后他就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做更多衍生的业务。“我们配送员每次接触消费者都是一个推广的机会,现在我们一天有90万个订单,这就意味着我们是全国最大的线下推广平台,这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变现机会。”按照蒯佳祺的计划,达达未来还将是最大的电动车采购平台,甚至可以利用订单和充值数字为小微商户提供金融贷款服务。

  “我希望通过达达将物流变成一种能力,就像电商时代的支付宝提供支付能力一样,达达为O2O时代的商家提供最后三公里配送能力,其他公司可以从后台接入我们的平台,到那时候我们将是水电煤一样的基础设施,成为所有O2O电商的基础设施。”在蒯佳祺的设想中,众包物流时代才刚刚开始。

收藏文章
分享到:

本期封面COVER

封面故事:128期
128期
出版日期:0000-00-00